星期五, 9月 23, 2016

人地棵樹

一諗起嗰對夫婦,返到屋企睇返自己影嘅相,發現自己連親生仔都唔認得,成朝影咗人地棵樹,對唔住 ....... 我又笑到長腹肌 .......


今朝同老婆出席細仔幼稚園聯合畢業典禮,坐係我隔離嘅一對父母嘅對話,笑到我長腹肌。
典禮一開始,所有應屆畢業生企哂係台前唱校歌,所有家長好興奮咁揾自己嘅小朋友,一搵到就當然拎起相機或手機係咁影相。
坐係我隔離嘅一位爸爸係咁問佢老婆:「阿仔係邊到?」。佢老婆係咁幚手搵,直到校歌唱完,閉幕……… 都仲未搵到 ……
畢業典禮繼續,當幼稚園總校長向每一位應屆畢業生頒發畢業證書,畢業典禮最受家長歡迎嘅表演節目就正式開始。
跟往年一樣,幼稚園每間分校,分別會演出不同話劇。正當分校 M 開始演出不久,坐係我隔離對父母就開始攪笑。
爸爸:「媽媽!你睇!嗰個咪就係阿仔囉!」
媽媽:「好似唔係喎!」
爸爸:「係定啦!阿仔今日扮樹呀!妳睇,阿仔幾可愛!」
之後兩夫婦就各持相機及手機,起勢係咁幫正在扮緊一棵樹嘅仔影相。
佢兩夫婦一路影,我就一路係咁忍笑,之後比身邊老婆發現咗我無啦啦係咁長腹肌,就問我笑乜 ………
馬沙:「隔離兩位家長係邊間分校?」
老婆:「我地嗰間(分校 L)!」
馬沙:「依家表演緊係邊間分校?」
老婆:「分校 M!」
馬沙:「佢地依家同佢地扮緊樹嘅仔影緊相!」
我老婆望咗一眼,即刻好大力扼住我手臂係咁忍住笑,我隱約感覺到老婆都笑到長腹肌 ……….
過咗無幾耐,分校 M 劇目完畢,輪到分校 L 開始表演。因為同一分校嘅父母被安排坐係會場同一個 zone嘅關係,坐係馬沙身邊嘅其他父母,紛紛開始拎起相機影相,有部分就好似馬沙咁,一個負責影相,另一個負責影片。
我下意識再望下坐係隔離嘅一對父母,佢地再無任何動作,仿佛正在等待畢業典禮完場走人。即係話,佢地似乎未意識到佢地負責扮樹嘅公子正在台上扮緊樹 ………

我內心曾經爭扎咗幾十秒,究竟我應唔應該同隔離嗰位看上去充滿自信嘅爸爸講一聲:「你嗰棵樹依家企係台上表演緊!」。不過當我考慮到學校係有安排攝影師全程拍攝,之後派比各位家長,就決定專心為今日扮演「三隻小豬」入面隻大灰狼嘅細仔影靚相。
畢業典禮完咗之後返到公司,睇返今朝幫細仔影嘅相。一諗起嗰對夫婦,返到屋企睇返自己影嘅相,發現自己連親生仔都唔認得,成朝影咗人地棵樹,對唔住 ……. 我又笑到長腹肌 …….
(2016年6月15日刊於 全民媒體

星期日, 6月 19, 2016

走私內地違禁品變英雄

執筆時剛巧見到李波先生在其 Facebook 回應林先生,簡單講,李波大致上係話:「林榮基,你呃人!」


銅鑼灣書店單嘢,本來都唔想寫,之不過見店長林榮基昨晚高調現身,即刻比好多人捧為英雄,我就真係有啲頂佢唔順!
就林先生而言,好鬼簡單,佢多次郵寄及親身帶內地違禁品(內地禁書)返大陸,明顯已經干犯中國法律!仲夠膽返大陸,唔比人拉至奇!
大陸不知其實幾有耐性,等咗幾年先係內地境內拉佢,絕對無越境執法,點破壞一國兩制。而事實上,林先生已經親口澄清自己喺國內被拉,即係公安絕對無越境執法,無打破一國兩制囉!
一個走私禁書返大陸嘅人,在內地境內被拉,根本上係抵死,關所有香港人乜事!簡而言之,佢係一個斷到正嘅走私客。
有好多人話,喺香港出版及售賣「內地禁書」唔犯法!呢點一啲都無錯,之但係香港唔犯法嘅事,唔代係世界各地做唔犯法。例如有啲國家允許買賣及吸食大麻,但你做係該等國家郵寄或親身帶大麻到美國、香港、中國等地,係咪會干犯美國、香港、中國等地本身法律,你一入境人地是否會執法拉人?
明乎此理,就知中國依中國法律拉人,根本上係合情、合理、合法。香港人要鬧,最多係鬧中國法制唔夠建全!
至於李波是否有被中國公安越境執法呢,仲鬼好笑!李波之前已在香港以第一身嘅身分公開現身說法,話內地公安絕無越境執法,係自己自願往返內地協助調查。香港人聽完就偏偏不信。當然,你係有權懷疑李波講大話唔信!
之但係奇就奇在李波昨晚無啦啦被代表,林先生一句李波係非自願被公安越境執法帶返內地,香港人又反而照單全收,齊齊高叫內地越境執法。
原來李波第一身嘅身分說話,比林先生嘅代言可信度更低。到底係香港人只接受自己想聽嘅答案定係點?
昨晚李波因為無啦啦被代表,而說法同佢當日所說恰恰相反,李波要再一次出嚟解話幾可肯定!
書店呢單野,香港人唯一要關心嘅其實只係一樣嘢,到底李波是否有被內地公安越境執法拉回內地!而有定無,事實上只有當事人李波一個人可以親口證實!
執筆時剛巧見到李波先生在其 Facebook 回應林先生,簡單講,李波大致上係話:「林榮基,你呃人!」

(2016年6月19日刊於 全民媒體

星期四, 4月 21, 2016

香港不再支持初創企業 (二)

假如外地(包括中國及外國人)投資者無法滿足銀行開戶條件,基本上就同滙豐銀行有緣無份。當然,如果你認識有特權人士,銀行應該可以為你特事特辦。


對於外地(包括中國及外國人)投資者,銀行要求更加嚴格。目前香港各大小銀行,都嚴格執行 KYC (Know you client) 呢個開戶審查,換言之,比銀行問長問短已經唔係一件新事物。
就以滙豐銀行為例,根據其3月中開始執行之最新公司戶囗開戶政策,外地(包括中國及外國人)投資者要為其新成立的香港公司成功開立公司戶口,除以住需要的文件外,需要具備以下新條件:-

1)開戶的新成立香港公司,其股東或董事必須要在海外或內地有一間公司;

2)海外公司或內地公司或集團的營業額,每年至少要達1,500萬美元以上;

3)申請開設公司戶口時,必須提供海外或國內公司之最新一年財務報表;

4)申請開設公司戶口時,必須提供海外或國內公司之最近三個月之銀行月結單。

假如外地(包括中國及外國人)投資者無法滿足銀行以上開戶條件,基本上就同滙豐銀行有緣無份。當然,如果你認識有特權人士,銀行應該可以為你特事特辦。

原則上,其他銀行的開戶條件及要求,亦不斷在更新中。換句話,即係今時今日係香港,想開間公司仔做下小生意,要有心理準備,要比銀行拒於門外。

不過,話雖如此,馬沙近日就發現台灣有幾間銀行,近年就非常積極為台灣人解決呢個銀行開戶問題。馬沙就有唔少台灣客,為其香港開設嘅公司在台灣銀行開戶。

昨天同一位來自台灣嘅新客開會,佢就同馬沙講,準備為其新成立嘅香港公司,於台灣銀行開設公司戶口。佢話台灣有幾間銀行,依家都有離岸專設戶口,為 海外註冊(包括香港)公司提供各類金融服務。難怪近年那幾間台灣銀行的bank confirmation 在audit file 中常出現。

馬沙忽發奇想,以後係香港開唔到公司戶口,可以推薦客戶飛去台灣開戶,反正依家有internet banking,銀行所在地已經不太重要,來回台灣機票分分鐘仲平過香港銀行開戶手續費。
你地話,香港銀行業再咁趕客落去,真係唔知銀行未來點算。要知道香港目前有32萬間中小企,佔全港企業總數逾98%。


(2016年4月15日刊於 全民媒體

星期四, 4月 14, 2016

香港不再支持創業 (一)

現在幾間大銀行要求開戶者提供公司商業註冊地址證明。此要求指明新成立公司必須有其實質業務地址,即係新公司必須已租賃一個工商大廈單位作為辦公室。換句 話,即係以往所謂home office 、在商務中心租用register office address、virtual office,銀行一概列為沒有實際業務地址,不處理開戶。


當全宇宙都熱烈討論初創、startup ,鼓勵年青人創業,殺出一條血路,原來香港已經進入唔鼓勵人創業嘅年代。


點解馬沙咁講?


你話喇,一個人想創業,第一步係做乜?


當然係開返間公司先喇。一個人要係香港要開公司做老闆係好容易,最簡單就係自己搭地鐵去稅局4樓商業登記處,填一張申請無限公司商業登記表格,放低$250 (201641號起由$2,250減至$250),真係行出稅局已經做咗老闆。


如果要註冊一間有限公司,申請程序就比較麻煩一點,馬沙就建議各位準老闆搵間正正經經嘅會計師事務所代辦,記住千期咪貪平係坊間搵嗰啲乜嘢$1 開公司,需知道光棍佬教仔,「便宜莫貪」!


本來,香港近幾十年嚟,政府都無任歡迎任何本地市民或外國人來港開公司創業,但呢個情況近年已經改變。呢個問題不在於政府,而係在於近年銀行監管方面。


一個創業者,當你開咗人生第一間公司成為真正老闆之後,第一件事通常係走去銀行開一個公司戶口。問題就嚟,依家香港各大銀行,包括滙豐、恆生、中銀等大銀行,在開戶過程中設下大小關卡,一個普通創業小老闆,理論上係好難滿足到以上各銀行嘅所謂開戶基本要求。


首先,以馬沙所知,現在幾間大銀行要求開戶者提供公司商業註冊地址證明。此要求指明新成立公司必須有其實質業務地址,即係新公司必須已租賃一個工商大廈單位作為辦公室。換句話,即係以往所謂home office 、在商務中心租用register office addressvirtual office,銀行一概列為沒有實際業務地址,不處理開戶。


馬沙2015年尾就曾經親身受過中銀無禮對待。是咁的,2015年尾一個下午,馬沙親身 到中銀某分行,準備為名下其中一間服務公司開設一個新戶口。中銀客服要求馬沙提供辦公室地址證明,馬沙多次向該客服指明辦公室租約及所有服務合約均以本人 主要業務的會計師事務所簽署,並即時提供本人卡片所參考。但該客服卻一口咬定服務公司只是租用該地址,本身並沒有實質業務地址,真係比佢吹脹。因為一個業 務地址,同該客服爭論咗成個鐘,仲不得要領。一氣之下,馬沙叫該客服退回所有開戶文件,一走了之。


馬沙今日就聽過一個客講,佢因為業務地址呢個問題,滙豐就拒絕為其新公司開戶。最後成功係中銀開戶,不過中銀就要求佢開戶時存入$50萬。大家話,試問有幾多個創業人士可以隨便拎出$50萬放係公司戶口?


對於外地(包括中國及外國人)投資者呢,要求更加嚴格,下篇再續!

(2016年4月2日刊於 全民媒體

星期五, 3月 18, 2016

韜晦無露圭角

韜晦無露圭角
《宋名臣言行錄》

在一間會計師行做小薯,能否上位,可能由一位帶住你嘅 Senior 說了算。在此時千萬別在Senior 面前扮勁,咁做不僅會被Senior 討厭,分分鐘仲要永遠接爛job。

至於幾時才能顯露閣下的「圭角」?
至少等你擔上 AIC 先炫耀吧!

星期二, 3月 15, 2016

下午茶趣聞一則

今日中午去公會上CPD,完咗一個人係灣仔一間茶記食下午茶,而呢個時間搭枱係理所當然⋯⋯

食到一半,同枱有兩個互相認識嘅食客有以下對談⋯⋯

食客甲:「喂!平壤係咪係泰國?」
食客乙:「你都低能!平壤係越南呀!」
食客甲:「哦!原來係越南......」

我望一望同枱食客丙,佢欲言又止,我比咗個堅定嘅眼神示意食客丙咪多事。而食客丙似乎已經心神領會我嘅意思,無開口講過一個字,繼續食佢碗腩麵。

隔咗一陣子,我同食客丙再次四目交投,相方都差啲忍唔住笑咗出聲!

有時人與人之間,錯對其實唔係咁重要。至少今日,一枱四個茶客都食得開開心心,四贏!

星期一, 10月 19, 2015

宵夜出哲學 (二)

其實Becky 都幾慘,佢話佢跟過唔少男人,個個都鍾意中出,但又唔付責任,已經落過4次仔。對上一個話會付責任,但個女出世未夠2年就走咗佬。之後佢唔知講真定講笑,話我咁好人,如果我比到地方佢好好瞓一晚,免費比我中出都無所謂。




某夜,收工已經接近零晨兩點,照舊係砵蘭街串燒店食宵夜。跟以往一樣,先點下七、八串串燒,再自行去隔離7仔買兩罐啤酒。買完啤酒,就搵張靚枱坐。甫坐下,一碟熱辣辣、香味四溢嘅串燒隨即奉上。正當我拎起一串雞軟骨,準備放入口之際,面前突然出現一位年約三十,美貌可人,身穿超短迷你裙,一件超薄低胸背心,仲要真空突哂點嘅中女,手執一支啤酒走埋嚟,問我可唔可坐低,如此美女加上張枱得我一個人,真係搵唔到理由say no!
美女一坐低,就問:「老細,有無工介紹?」。頂!乜依家砵蘭街啲企街生意咁差,要去兜搭消夜客?
馬沙我話哂係流氓會計師,要嘅大把女主動行埋嚟,唔駛cheap 到比錢去嫖呀?即時回應一句:「我有工介紹比妳,我自己就唔駛半夜先收工啦!」
滿以為咁就可以打發呢位美女走,㸃知佢不但無走,仲點起一支煙,一路抽一路自言自語話依家搵食真難,想搵份工交租,搵極都搵唔到。我無理佢,因為晚飯都未食,好Q肚餓,拿拿臨食枱上熱辣辣嘅串燒。過咗大約兩分鐘,呢位美女又再次開口問:「我好肚餓,你可唔可以請我食嘢?」。係酒吧比女士問:「Can you buy me a drink?」就試得多,係街邊比美女問可唔可以buy her 串燒真係第一次!
講真,一串串燒值得幾錢?況且一個女仔可以食得落幾多串?於是我就豪氣咁答:「枱面上啱食就拎!唔啱食就自己出去揀!」。美女聽完就好興奮咁講:「呢隻好似好好味喎!」,跟手就拎咗我枱上一串雞腎放入口。就係咁,我地就打開話閘,一邊食一邊吹水!
原來呢位美女叫Becky,今年28歳,有一個4歲女兒,女兒生父已走佬。Becky 同我講,已經無哂錢交租,無地方住先周街坐。我問佢點解唔返父母屋企,Becky 話,年輕時經常比父親虐打,鬧哂大交後離家出走,父親係唔會比佢返屋企住。
Becky 仲話佢周圍搵工,侍應、酒樓知客、售貨員乜都問,都無人請。我好奇問:「妳咁靚女,售貨員依家咁缺人,點會無人請?」。Becky 答我因為佢得著住嗰對拖鞋,連鞋都無一對,所以無人肯請!佢隨即申出一雙美腳比我睇,証明佢無講大話。Becky 再講,好想搵到一份正職,有錢交租之餘,可以俾錢養自己個女。如果再搵唔到工,唯有去附近夜總會做陪酒。我忍唔住回應,妳有個咁細嘅女,為咗個女唔好做陪酒呢啲工啦。
老實講,以Becky 嘅姿色,尤其佢笑嘅時候真係好索,加上身材又好,好果佢著起套suit遊走中環,真係唔憂無仔追,真係唔係好明點解會淪落至此。再傾落去,Becky 話自己依家老咗已經唔靚,佢話自己22、3歲時自己都覺得自己好靚,好多人追。
其實Becky 都幾慘,佢話佢跟過唔少男人,個個都鍾意中出,但又唔付責任,已經落過4次仔。對上一個話會付責任,但個女出世未夠2年就走咗佬。之後佢唔知講真定講笑,話我咁好人,如果我比到地方佢好好瞓一晚,免費比我中出都無所謂。
時光飛逝,眨下眼已經傾到零晨四點,我開始攰,都係時候返屋企瞓覺。臨走前我放低咗二千蚊在枱上,我同Becky 講:「今晚租間時租酒店沖個涼好好瞓一覺,明天一早去買對鞋同買件新衫,為咗妳個女,正正經經搵份售貨員工做,希望在明天!」
離開之後,我一個人行去先達搭小巴途中,我反覆問咗自己幾次,今晚係咪比人呃咗二千蚊。我知道我最終唔會有答案,只能同自己講,如果我嗰二千蚊能夠為Becky 帶來一個希望,我覺得值!
(2015年10月12日刊於 全民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