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8月 01, 2007

拆與不拆

中環皇后碼頭應否拆卸的問題,這兩天又成為城中熱話。

馬沙在今年 5 月份,立法會工務小組通過撥款給政府施工時,已經寫過一次。馬沙當時表示百分百支持拆卸皇后碼頭,文章一出即引來不少指責。今時今日,馬沙當然沒有轉軚,唯有冒着再一次被痛駡的危險再寫。

馬沙一想再想,仍然認為皇后碼頭除了那個刻有「皇后碼頭」四個大字的牌匾值得送到博物館外,剩下來的只是一個簡陋的建築。究竟有多少市民心底裡認為皇后碼頭是值得保存?

馬沙更加反對它日重置碼頭,理由是重置後既不是涼亭,又不是碼頭。陸上建碼頭,不倫不類。唯今之計,只有拆與不拆。

有反對拆卸者大聲呼叫,說政府不尊重民意。誠然,政府意向代表整個曾蔭權政府,但所謂民意呢?

肯定不代表全民意見。

觀乎電台、電視或網上討論,市民意見本身就存有極大分歧。所以請各政黨及本土行動成員,不要再說政府不尊重民意,要說就說政府不尊重您們的小眾意見。

中環填海工程早於 2003 年批出,按合約皇后碼頭原定於今年 2 月拆卸。為何 03 年批出合約前不去反對,偏偏又要等到拆卸前一天才去申請司法覆核呢?

馬沙本身雖然支持拆卸,但亦好尊重其他市民意見,即少數服從多數。政府夠膽的話,應該做一個正式全民投票,讓市民知道甚麼是真正民意。

政府不敢做,馬沙就在自己博客試一試,歡迎大家到馬沙的博客投票。

(8月1日刊於《am730》)

87 則留言:

小小超 說...

"所以請各政黨及本土行動成員,不要再說政府不尊重民意,要說就說政府不尊重您們的小眾意見。"

馬沙呢句講得好,講得妙!

Ali 說...

皇后碼頭在香港的發展史中應佔一筆,但我個人認為沒有保留的意義。
這個碼頭我不常去,但每次到那裡時,都只有髒和破的感覺,可觀的只是那海港和對岸風光。

Sam 說...

支持拆!早要拆!

小弟認為我們對歷史、對文物、對文明都應該極之重視,但若極端要求保留,一點讓步也不可以,會否反過來阻礙社會發展。當有人誓死保護碼頭的時候,保護的人又有沒有問一問每天都要忍受由銅鑼灣塞車塞至上環的人呢?若碼頭可以好像昔日美利樓一樣被保留,難道又是不可行?越發覺得是有些有心人將事件政治化了!

馬迷 說...

馬沙兄,

今天連施永清在"C觀點"的品題都叫"小眾意見,莫加諸全社會",同馬沙兄篇文首尾呼應,快D睇。

匿名 說...

過份發展的反動,一式一樣的冷氣大商場,將要侵佔皇后建築群這個獨一無二的公共空間,我毫不隱瞞我對過度發展的厭惡感。(但不反對大商場的存在,請"邏輯之達人"不要以偏蓋全亂扣帽子將人家推上另一個極端)一些人的進步發展觀還停留在物理層面,只懂不斷興建奢華的建築,不惜一切去舊迎新,以經濟壓倒人們其他價值面向,教本人側目。

匿名 說...

歷史與文化的傳承,應盡力使這個獨一無二的地方留下活生生的歷史足跡。歷史是在我們生活中,而不是沈睡在博物館,又或者是要學生死背為考試的文字。有說這是港英的東西,沒有原因要留。這種看法,和日本右翼有何分別?

歷史是要人記住的經驗和教訓,而不是因為一時的政治原因,又或者是以狹隘的民族主義,對這些"不光彩的歷史"發出"你睇我唔到"的夢囈,甚至企圖將它清洗。

designer 說...

問題是

為什麼要一定要由委員會評定才令建築在政府眼中變得有價值?市民對自身歷史的建築沒有參與評價的權利?
難道在這個問題大加討論之前,在公眾大多未知道碼頭要折掉的時候,碼頭是沒價值可以折掉的?這是說不通的。
政府有責任將公共議題議更多的人知道,這個話題在被傳媒大加報導和引發廣泛討論,卻是在近幾月,生米煮成熟飯的時候。
陰謀論不能生出什麼東西,卻不能教人不懷疑。

designer 說...

問題是

為什麼要一定要由委員會評定才令建築在政府眼中變得有價值?市民對自身歷史的建築沒有參與評價的權利?
難道在這個問題大加討論之前,在公眾大多未知道碼頭要折掉的時候,碼頭是沒價值可以折掉的?這是說不通的。
政府有責任將公共議題議更多的人知道,這個話題在被傳媒大加報導和引發廣泛討論,卻是在近幾月,生米煮成熟飯的時候。
陰謀論不能生出什麼東西,卻不能教人不懷疑。

designer 說...

而且"一切都是著眼於香港未來整體的發展"此等語言不是很空泛嗎?是指解決一區域的塞車問題,還是指為整個香港留下歷史遺跡,讓記憶和教訓一代傳一代"發展下去"?

解決塞車的方法不一定要用上填海,幾年前就有人建議電子道路收費系統。
今日香港寬頻新聞,有學者質疑政府工程是否真的可以解決塞車...他預計,這條吃了皇后碼頭的路只能夠疏導一成幾的車輛...

匿名 說...

我非常贊成你既意見.

Cory 說...

文物保護, 城市發展當然要作出平衡..... 但事實上, 某些團體拿一部份人的意願, 當成整體既意見..... 將自己既意見變成民意, 傳媒選擇性報導/刻意播放反對拆卸者既聲音. 近年呢D 情況累見不鮮......

本來天星碼頭係最應該受保護, 皇后碼頭係最無價值. 依家壓力團體利用皇后碼頭作反政府既工具, 明眼人一看已經知道文物保護只係包裝而已......

Mr Cheung 說...

馬沙先生,

聽君一席話,在下實在有感而發。

"為何 03 年批出合約前不去反對,偏偏又要等到拆卸前一天才去申請司法覆核呢?"

若果閣下嘗試幻想一下自己是爭取保留碼頭的人(put yourself into their shoes),相信您會不難體會到為何要留到最後才"有此一著"。若然像今天一樣選擇司法覆核,便是將自己個人的前途押在一樁其實不必要的官司上,因為隨時可能引至自己破產。試問閣下又會否願意為政府做事的不當而押上自己的命運?(我自己也不願意這麼笨,所以自己都幾佩服這幾位年青人)。

試想想,其實大部分市民都不是那麼喜歡那幾枝柱、兩塊牌匾,而是對香港政府處事方法的不滿。政府的計劃經常獨行獨斷,就連碼頭會搬到哪裡也不知道(或不想我們知道),經常一味的叫市民盲目地相信政府凡事都會"搞得掂"。其實若果您回想一下政府在2003年跟contractor簽下的合約,便知道政府在當時並沒有想清楚市民的意向及可能發生的反彈(今天真的發生了)。反過來,現在就利用"每天會損失幾十萬"的理由來掩飾自己簽錯約。

還有的是閣下所說的"小眾意見",在下並不接受,皆因雖然只有100多位朋友今天站在皇后碼頭請願,但那並不代表沒去的人就支持拆卸的(好像在下的人不勝其數)。相信大部份的市民今天看著大家覺得自豪的維港的時候,都會不期然感到可惜!這些七零八落的填海工程都並非絕對必要的(看看IFC2+四季酒店便知)。一切政府及幫政府說好話的人其實都是"錢作怪"。

在下深明錢的重要性,但是亦深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去抓錢(填海賣地根本就是一種No Brainer的抓錢方法)。

盼望閣下下次再批評別人的時候,先代入他人的位置想一想,而不是簡單地作出分析和回應。

Cory 說...

若果作為市民的我希望拆卸, 那又如何?
當團體不斷宣傳這是整體意願, 係民意要求保護, 我覺得自己既意見一樣被打壓......

除了不滿政府既做法, 我亦對香港好多民間團體強姦民意做法好不滿.....

Brainy 說...

Mr Cheung: 請問那句No brainer 中文應當點譯?

點醒大家: 禮賓府遲早要拆! 估計五年內就會有人提出...

馬沙 說...

Mr. Cheung,

人係可以有唔同思想,有人認為要「拆」,佢冇錯。有人話要「保留」,都冇錯。答「唔知」,更加冇錯。


"試想想,其實大部分市民都不是那麼喜歡那幾枝柱、兩塊牌匾,而是對香港政府處事方法的不滿。"

咁即係更加應該拆! 為反對而反對,太可笑!


"還有的是閣下所說的"小眾意見",在下並不接受,皆因雖然只有100多位朋友今天站在皇后碼頭請願,但那並不代表沒去的人就支持拆卸的(好像在下的人不勝其數)。"

如果你說只有100多位朋友今天站在皇后碼頭請願,並不代表沒去的人就支持拆卸的! 但都唔代表沒去的人就反對拆卸(好像你一樣)。敢問閣下又怎知道支持拆卸的佔多小呢?

事實勝於排便,此博客是公開,你去望望隔離投票結果,目前投票人數: 185人。反對拆卸只有21人(11%),反對拆卸是否小眾意見,各看官自己理解。

匿名 說...

昨日睇電視新聞嚇了一跳, 皇后碼頭個牌扁噴了紅油, 周圍掛滿布條, 地下又多垃圾, 碼頭頂居然架起帳篷, 佢地有無尊重過碼頭架, 碼頭未拆就比佢地破壞, 即使重置亦傷痕累累.

匿名 說...

由2007年 開始
呢個碼頭係屬於佢地
唔再係香港市民既

係度屙屎屙尿都得

從心 說...

"所以請各政黨及本土行動成員,不要再說政府不尊重民意,要說就說政府不尊重您們的小眾意見。"

我最最認同馬沙呢一句, 揀直是說出了我的心聲!

匿名 說...

本人同意馬沙所說 "除了那個刻有「皇后碼頭」四個大字的牌匾值得送到博物館外,剩下來的只是一個簡陋的建築", 值得保存的意義不大。「皇后碼頭」有的只是軟件上的歷史象徵意義.集體回憶等。但是軟件上的意義, 郤不一定要保留整個硬件的碼頭, 可以用其他方式來懷念. 回顧。

所以, 本人認為那些保育人士現時的行動主要是對香港政府對保護文物等處理方法的不滿。其精神可嘉, 但不要不顧自己的健康。

子麟 說...

我反對清拆皇后碼頭,但更不齒示威者的行為。

在清拆皇后碼頭之前,政府已在各個層面中做過廣泛諮詢,有關工程早在零二年就已被立法會通過,到了零三年開展後曾遭司法覆核挑戰,最後亦經高等法院裁決,確立了工程合法和有效。當時,包括現時聲援示威者的議員,均沒有提出反對;直到工程上馬,議員們了解民意,便騎劫民粹,「忽然保育」起來──法治社會,settle down is settle down. 若果什麼工程到最後階段都可推倒重來,還談什麼法治?至於寫血書,有關官員拒收,有什麼不妥?誰個知你有沒有肝炎、愛滋病?假設有個阿丙將染有精液的紙巾送給官員,指是「對香港沒有紅燈區的控訴」,又合理不合理?

但話說回來,看著一個弱智的九流政府,給一班暴民弄到頭大,始終都是件賞心樂事。若非如此,香港那有新聞?

怎樣都好,現時事件已由法院處理,那就請大家尊重法治--若果一旦法院判拆,那班保育人就追追走開吧。

子麟 說...

再講一句:其實有沒有人想過,保育人士掛在口邊的「集體回憶」,到底是什麼意思?

其實建築物是不是所謂「集體回憶」,根本就難以定準。人人有個心可以肯定,因為可以科學証實;但皇碼是不是「集體回憶」,很大程度取決於價值觀。如此一來,保育人士其實根本就沒有「企硬」的必然合理性,政府拆碼頭反而有法理基礎--道理還不清楚?

mokkakit80 說...

我同意拆皇后碼頭,同時不覺得碼頭是什麼集體回憶。說實在的,我住在新界,之前根本不知皇后碼頭是什麼東西,而我的新界朋友,也不(太)認識皇后碼頭,所以不明白為什麼有人說它是香港的集體回憶……

進一步來說,到底誰人有資格定義什麼東西是香港的集體回憶呢?那班本土行動的人?還是某些政黨?其實根本沒人有資格吧。現在某些人把自己的觀點放大成全香港人的觀點,明明是小眾的意見卻說成全香港的意見,這樣做也太無賴了吧?

本土行動啊,你們要戰鬥不要緊,但請不要把別人當成擋箭牌吧!

mokkakit80 說...

有人說皇后碼頭有歷史保育價值,但其實它的價值在哪裏?一般來說,被外國政府保育的東西,要麼是有很長很長的歷史;又或歷史不算很長,但有藝術的價值;當然亦有可能是歷史和藝術價值都有。

可是皇后碼頭呢?它的歷史年份又不算很長,更沒什麼藝術價值,說實在的,它只是比觀塘的舊樓好一點而已啊。

渣估 說...

我想選第六項: 

既然唔拆唔舒服, 不如拆出黎送返畀大陸啦...

大陸送咁多野黎,又屍爬、樂樂盈盈、Qd 奶奶, 來而不往非禮也, 我地香港都可以送番個涼亭畀阿爺喎...

匿名 說...

當然是同意清拆啦!

Tony 說...

拆.拆.拆

匿名 說...

馬沙無睇過本土行動提出既方案嗎?
係皇后前面建一人工湖,根本唔會變成涼亭
方案只需將p2路移出數十米,路可以起,皇后亦可以保留,繼續發揮公共空間既作用。只係政府死硬堅守自己既方案,從來都不加以考慮。

之於是否簡陋的建築,呢個真係各花入各眼。但係簡陋就代表要拆?歷史價值,唔一定係富麗堂皇既。

mokkakit80 說...

>之於是否簡陋的建築,呢個真係各花入各眼。但係簡陋就代表要拆?歷史價值,唔一定係富麗堂皇既。

「歷史價值,唔一定係富麗堂皇既。」恐怕這句說話也是各花入各眼。
既然只是他們喜歡的花,為什麼現在要全部人都喜歡他們的花呢?

Martin 說...

"所以請各政黨及本土行動成員,不要再說政府不尊重民意,要說就說政府不尊重您們的小眾意見。"

我最最認同馬沙呢一句, 揀直是說出了我的心聲! x 2

Pierre 說...

"所以請各政黨及本土行動成員,不要再說政府不尊重民意,要說就說政府不尊重您們的小眾意見。"

我最最認同馬沙呢一句, 揀直是說出了我的心聲! x 3

黃後馬投 說...

"事實勝於排便"....馬沙兄好鬼風趣!

差不多放工,睇睇投票結果,318人投票,反對拆卸只有31人(9%),在博界算是小衆意見,真係事實勝於排便!

星旋 說...

好支持馬沙,簡直說出了我的心聲!

有特色的建築物當然要保留,這是無庸置疑,而且現代化的建築也不一家是好的。

但問題是,皇后碼頭只是由石頭造出來,沒什麼存在意義可言。現在,我們又要為「大眾的民意」按合約賠償建築商,浪費納稅人的金錢。

真希望這場風波可以快點結束~

閒人 說...

今天聽RTHK,吳志森及本土行動已經label咗讚成折碼頭嘅人喺『未醒覺嘅香港人』。

他們口口聲聲說政府不尊重市民意見,並說要建立公民社會,可是他們有否尊重不同意見的人,『公民社會』在他們心中只是聽命於他們的社會。

wendy wong 說...

我不太認同你的說法, 尤其是對於"皇后碼頭除了那個刻有「皇后碼頭」四個大字的牌匾值得送到博物館外,剩下來的只是一個簡陋的建築。"

你此說法只能表達對皇后"外表"上的感受, 只是, 我們看的不應該只是外表如此簡單, 要知道皇后重要的地方不在於那外表, 而是給大家的那種回憶與獨特的感覺.

我是一個社工, 我對你此說法有點敏感, 原因是我想起如果以人來作比喻的話, 是否一個生得其貌不揚的智障人士, 便不值得留在世上呢? 這只同樣道理, 人與事物一樣, 價值的重心在於內容, 而不是只有外表, 更新的天星, 也不能給人那種充滿感情的感覺.

我覺得, 香港沒有歷史, 沒有歷史的地方很難有好的將來, 大家都變得現實, 那種散發自內心的"人情"都因為利益, 潮流而失去了.

但請別忘記, "人情"是世上最珍貴的東西.

FARDOR WONG 說...

這個沒有皇冠的"皇后"妳們幾個本土行動口口声声說有幾多幾多民意支持,這點上,妳們真有做過民調嗎?在我所認識的人當中,約沾百份之80應該拆卸,這妳們的民調是怎樣得來的!
(8日1日晚FARDOR WONG)

Ken Lee 說...

I had my first kiss at the plaza near Queen's Pier...it was a memorable night...I just know that I won't have the chance to relive that night again...instead I could probably do some shopping in the giant mall that is to be built there...

is that development? how sad......

Ronald 說...

舉一個例:一個垂死的病人,他的家屬不單止沒有好好的去陪同他走過最後一程,反而不停去怪責醫護人員見死不救,但原來這群「家屬」過去一直未有好好對待呢位病人,只在他最後關頭的時間大呼大叫...旁人見到不禁紛紛搖頭,因為明白到咩叫做「珍惜」。
呢個例有咩意思,明理既就無需解釋,唔明既亦冇謂多說。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說...

所以,天星(不論是尖沙咀定係中環果邊)、現在是皇后,另一邊廂觀塘、深水步、灣仔、上環、西環等等都會變成歷史。

對,是歷史。

所以將來當旺角中心信和商場黃金等等等等,還有大家現在所住的家戶,政府說一夜裡全部要變成歷史時,大家要好好記得今天說過的論調。

我不明白,究竟整件事哪裡民粹了?哪裡騎劫民意了?捉別人幾句字虱就說對方騎劫民意了?你這邊說政府早有落實,那邊也提出新的方案──原來一個政府在決策的時候,是"應該"跟人定的時間表而不是跟事情的對錯緩急──如果醫院的急症室也這樣處事,那我們也"不應該"指責院方草管人命了。

馬沙大人,你對皇后碼頭那種只憑其外貌的觀感,放在這裡略談猶可,放進AM730裡面,影響可以很廣。你不認同不要緊,但這種的論調,恐怕有失閣下英明。請小心言論。

反泛民者 說...

馬沙,我於閣下今天所講的「皇后碼頭拆與不拆」blog 中,所說的每一點,均是100%認同的,正所謂英雄所見略同。英雄者,其實又豈止您與我呢!我老婆也是,而我相信絕大部份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亦如是也。
慨歎的是,亦95%的我等此類人,通常都是沉默的,而我亦不想潑婦罵街的去皇后碼頭與那些被政治人利用的,「冷」有正義感的、「冷」有思想的死蠢們去理論,尤其是在這35度高溫中。如您所說,政府又「莫彊」攬全民投票,讓我們此等人無法表示立場,亦令那些死蠢真的以為自己代表民意。
除了「皇后碼頭拆與不拆」,其實許多許多事情,如果真的由全民投票,那些泛民主派將會死得很慘,只可惜香港政府及中央「莫彊」罷!!!

匿名 說...

為什麼當年英國人九七時選擇用皇后碼頭離開?因為這碼頭就是他們登陸佔領香港的象徵。每次港督履新或英國皇室訪問必然會在這個碼頭象徵式的「登陸」香港(即使有了紅隧之後依然),登岸後檢閱儀仗,挺著胸的走到大會堂內繼續儀式。所以,就算碼頭多麼的難看,多麼的平凡,英國人都依然在那裡登陸。因此,要保留碼頭不是因為自己曾經在那裡有過初吻,也不是要為菲傭提供地方聚會,更加不是而要在那裡出發去遊船河!這麼重要的歷史地點,見證著我們被英國人侵占以及回歸時他們終於被趕走,怎能拆掉!近在澳門,望廈山下的普濟禪院,裡面還有清朝政府與美國簽下不平等條約(望廈條約)的幾張爛石桌石椅,為何回歸多年還未把他拆掉?澳門不單不把他拆掉,甚至立碑紀念。這就是讓下一代重溫歷史的方法。

你會說,要建路啊,阻礙發展什麼什麼。我告訴你,我就是做工程的,所以問題都只是錢的問題,根本不是技術問題。所以是不想做還是不能做呢?你也會說:太貴了、工程已經展開了…在美國六七十年代,政府大量收地拆屋興建公路,多個城市的居民表達不滿。其中三藩市的Central Freeway,興建到Fell Street時政府腰斬,結果剩下一條斷了的公路。現在我們還未動工呢!能夠將香港的歷史保存下來,這是無價的!你又會說,才五十年,怎能稱得上是古蹟。當年紐約人要求保留中央車站時,車站也只有五十年歷史!而且,如果什麼都未夠七十年就可以拆的話,又何來會有一百年二百年歷史呢?世界上根本就不會有古蹟!

但香港人大多對今次事件冷淡!對,但政府不是自己說過民主都會選錯的嗎?香港人民就是生活太過艱苦,生活在狹窄的地方,顧得賺錢已無力去管歷史;有錢的人、有權勢的人卻只看著經濟,從而忽略了本地人文的發展。選錯了議員可以下次把他趕下台,但拆了後悔就太遲了!這個時候正正就是政府為人民做點事的時候了!那些有能力在報紙寫文章的人,很明顯完全不明白為何要保育:因為他竟然覺得那個牌匾最有價值。爛板一塊有什麼價值?就像把碼頭拆開後,一條爛石屎柱有啥價值!價值是在於整個碼頭,在這一個地點,在歷史上的意義和象徵。所有香港人,應當反省你究竟明不明白什麼是有歷史意義,什麼是「回憶」,然後才去發炮罵人「不如你家的馬桶也不要拆吖,有回憶呀!」之類的廢話。自己應當先去查一查資料、讀一些相關的書籍,深入的去想一想,這樣才對得住歷史,對得住我們的下一代。

悲哀 說...

「對香港政府處事方法的不滿」,而反對拆碼頭有何不妥?

零三年七月就是有五十萬人「對香港政府處事方法的不滿」,而走上街頭反對23條,結果改變了歷史。

不,是製造了歷史。

我尊重你贊成拆碼頭的意見,但亦請你尊重我想保留回憶的意見,記著,而家不是你選擇拆唔拆碼頭,而係我無得揀,因為政府已經決定了拆碼頸。

至少還有兩成你的讀者是希望可以重建,難道他們不值得被尊重嗎?

Cory 說...

皇后碼頭已經成為民粹主義者既工具, 歷史保育問題只係包裝. 如果皇后碼頭既存在代表了民粹主義者, 騎劫民意者既勝利. 我寧願消滅呢個圖騰, 因為佢唔係經過大部份民眾同意而保留, 鬥爭既過程實在反感......

另外, 今天李慧玲小姐係AM730 既一篇文, 確實對何為民意, 寫下註腳...... 當民調意見與泛民主派理念不同, 泛民應該順從民意定"教育"民眾?

Cory 說...

一心保育既人仕比有心人利用, 其實都可悲...... 志願團體亦或群眾可唔可以做多少少前期工夫, 去同政府講數? 希望以後既文物古跡保護得更好?

Ten Ten 說...

馬沙兄,昨天看了你在《AM730》的文章,極表認同!小弟歐十十也寫了一篇相關題材,如有興趣分享,可到本人網誌瀏覽,不贅:http://outenten.mysinablog.com/

悲哀 說...

好,就算當大部分人都贊成拆碼頭,
咁少數人權益係咪就可以犠牲?

我相信大部分提出保留皇后碼頭人士,
並非係想不遷不拆,
不過經歷過天星碼頭事件後,
喺電視晝面見到、
睇住成個鐘樓吊起就咁拋棄,
實在令人非常心痛。

如果政府可以明確些講點樣保存,
大部分人都唔會有意見。

真正可悲的是,
香港人幾時先學識保障少數人權益?

Twinky 說...

一看那結果就知道根本是小眾人士被利用
唉…在碼頭的年青人究竟知不知自己在幹甚麼?
這幾天關於碼頭的報導有很多
在火車上看到市民對報導的反應
絕大部份都搖頭嘆息不認同他們的做法
這裡的民意已經很清楚吧

從心 說...

回覆"悲哀":
或者咁講, 而家其實唔係我地唔專重你所講既小數意見;而係佢地既處事手法. 我唔明白點解佢地所謂既保護碼碼可以令到個碼頭好似變左嘉年華會"連"皇后碼頭"四個字既牌匾都俾佢地整到花晒
再加上, 佢地o係皇后碼頭露宿後, 反而令到皇后碼頭污煙瘴氣, 同佢地本身所謂既"保育"楝直就係本末倒置!!
其實佢地本身原意係好, 但係太過火.. 同埋我唔同意佢地既講法"代表全港市民".. 如果佢地咁講, 好可悲, 因為佢地只係活在自己的世界當中...

萊利 說...

我覺得拆去一個皇后碼頭, 沒有什麼可惜. 正如馬沙所言. 最值得留念係果4隻大字.

反而, 對於今次本土行動佢地發起o既保育活動, 我覺得意義大於實質行動. 拆去天星碼頭, 政府o既單一淹耳行動, 才係呼喚起保育行動o既原因. 意義大於實質行動, 係希望政府之後加強保育意識. 用物資堆砌出來o既香港, 既沒有星加波o既一流規劃, 只有一個 K 怪o既石屎森林. 今日起隔音屏風, 明日拆去. 突然奇來o既城市規劃, 在你家窗前數尺, 興建一條行車高駕. 不愛固有本土風彩o既建築, 只愛為發展高帶來高收入的屏風樓. 再者, 如果那裡是金紫荊廣場, 又或是一個毛澤東像, 無須什麼本土行動, 我們政府也懂得如果保育.

藍天, 白雲, 固有o既香港文化, 係每一個香港人o既財產. 希望我地瑾有o既財產, 可以好好保存下來.

最後想講係, 我深信本土行動o既成員, 應該知道皇后是保不了. 不過, 佢地今次o既活動, 已經超標完成. 歷經會記下, 是誰搬走我們的香港

designer 說...

只怕"這裡的民意"多數是馬沙的fans....

lawyer 說...

Part 1:
傳媒待你實在不薄,明明這裏只有一群平和理性,偶而唱歌跳舞的年輕人,他們卻形容你的到來是「深入虎穴」;明明當天最激動最愛說粗話罵人的是支持你的「維園阿伯」,他們卻同情你的「忍辱負重」。還記得嗎?那一天台上有4 位講者對你提出了質疑,有人說起皇后碼頭抗爭記憶的價值,有人細述皇后碼頭與愛丁堡廣場的建築佈局,還有人從技術角度入手解釋填海和保留皇后碼頭可以並行不悖的理由。結果呢?你沒有回答任何一條問題,你只是重申一遍你的立場:政府早已經過種種程序,花了很多時間,所以碼頭非拆不可。

後來有傳媒批評我們這伙人的要求得不到滿足,所以就鼓譟喝倒采。但我們的要求到底是什麼呢?其實我們並不奢望你會代表政府讓步,我們的要求要比這個狂想謙卑多了,我們只是想你回答我們的問題而已。有人提問,而你作答,這不是很基本的一種禮節嗎?可惜你沒有。這是為什麼呢?是因為我們的問題很愚蠢,你不屑一顧嗎?坦白講,我不相信建築師公會是愚蠢的,他們提出的折衷方案是可以完全不用理會的。那麼,是因為你還沒做好準備嗎?恐怕也不是,因為我們提出的東西早在兩個月前就公開發表過了。

lawyer 說...

Part 2:
第二天早上看報紙,我就懂了,原來你真的不需要回應任何疑問,你只要好好微笑。你只需要微笑,就有學者稱讚你的發言「掌握了重點」(例如城市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高級講師宋立功);你只需要微笑,就有名嘴欣賞你的態度從容寬大(例如香港電台的周融)。畢竟,在當前這個世代,你說了什麼是不重要的,他們是否認真看完了整個論壇也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你來了,而且微笑。或許不少香港人都習慣了官僚的冷漠與超然,你的出現,令人感動。

然而我很納悶,你難道不是一位政治任命官員嗎?你難道不是一個政治家嗎?一個政治家難道不應該盡力說服他的對手,使他們成為自己的支持者嗎?就算這是不可能的,他也應該展現誠意,告訴大家他試過吧?可是你沒有,你只是笑告訴大家,你很尊重我們的意見,然後你不反駁任何一項挑戰。

可能你根本回應不了那些專業人士的質疑,你很清楚地知道就算填海,碼頭也不必然要拆。但現實很無奈,經過「西九」的推倒重來,政府再也經不起這種打擊了。在你們的眼中,我們就像一群恐怖分子,綁架了皇后碼頭做人質;如果這一回你們再讓步,誰能保證日後不會出現更多的恐怖分子?

文﹕梁文道

02011212 說...

點解而家香港會講到好似少數反而有特權?

呢個世界一向都唔係咁玩嫁啦,
唔係香港問題,全世界都係操控喺一小班所謂代表民意既人既手入面,而佢地,一向都係玩緊勝者為王既Game。


由皇后碼頭檔魚旦檔唔再續約開始,我就堅持原址重置魚旦檔,記住,係魚旦檔,我唔要咩野皇后碼頭,我只要可以俾我去大會堂聽野之前有得買串魚旦食下…“唔通我呢啲少數就唔洗尊重?”


爭取只原址保留皇后魚旦檔!!!

Fool 說...

其實在整件事上,公眾有沒有認真討論研究過填海和保留皇后碼頭真的不可以並行? 還是被政府引導到"不拆就不能填海"?

還是梁文道有見地。說得好!

匿名 說...

關於拆與不拆,有很多反智的討論,昨天「左右大局」一欄的觀點就頗有問題,文中提到「林太跑這一趟,完全是為700百萬市民而來,對象從一開始已不是反對清拆碼頭的示威者。」

本人很奇怪,林太「完全是為700萬市民而來」又有什麼問題?政府這麼大的
工程討論,難道只照顧數十(百?)名現場的反對者就夠了?可以置700萬市民而不顧嗎?而且,電視鏡頭是給全港觀眾看的,難道可以不理全港觀眾的感受嗎?

李小姐的這段說話相當反智。如果她以電台主持人身份去採訪現場人士,她會只照顧被訪者或現場人士嗎?她不會把廣大電台節目聽眾放在心裡嗎?

很多評論者為了反對,常常邏輯混亂,連基本常識也不顧,實在叫人嘆息。

一讀者

二世祖 說...

呢單野根本係傳媒bias﹝冇傳媒做持平報導﹞、文化人唔妥政府、再加埋一班冇乜principle﹝搞到自己話要保護o既地方污煙障氣﹞ o既保育分子整出o黎o既一鑊粥。

Cory 說...

為何香港人的建議仲係最尾關頭先一湧而至? 皇后碼頭問題不是一時三刻, 早係幾年前已經有定案, 那時為什麼無反對聲音? 無建議方案?

到底我地要既係點樣既西九, 點樣既東南?
點樣既香港?

mokkakit80 說...

>真正可悲的是,
>香港人幾時先學識保障少數人權益?

保護皇后碼頭何時成為一種"權益"了?而且說要保護,又要如何保護?是不是你們屬於少數,所以要保護你們,而做法就是多數服從少數呢?到底在皇后碼頭事件中,”保護少數”的具體做法是怎樣?

從心 說...

To Designer:
我見你留了很多回應在此, 由昨天開始到今早都見你有留言, 我相信你也會留意著這個統計吧, 由昨天只得百多人到今天竟也有五百多人投票..
你看見多數人是選"拆卸並選址重置/及不重置"你便說這裡很多投票的人是馬沙的fans, 你這個說法未免可笑了一點吧, 別忘記馬沙這個統計還剩下八日, "反對拆卸"昨天只佔8-9%, 今天已經上升到12%, 想請問一下,如果到統計結束時結果顯示出"反對拆卸"佔的百分率是多過"拆卸並選址重置/及不重置", 你又會不說:啊, 這裡投票的人並不是馬沙的fans啊~對不起大家我之前冤枉了你們~
如果連這個小小的調查的結果你也不能大方接受,也要出口術, 我想你也真的不適合在這裡討論了, 因為你心裡跟本容不下其他意見!!

匿名 說...

本 土 行 動 發 起 保 皇 后 碼 頭 行 動 , 連 日 來 佔 據 皇 后 碼 頭 , 但 有 市 民 批 評 他 們 在 皇 后 碼 頭 到 處 塗 污 和 標 貼 , 一 方 面 叫 喊 保 育 文 物 , 另 一 方 面 卻 不 斷 破 壞 文 物 , 所 以 請 他 們 高 抬 貴 手 , 停 止 破 壞 皇 后 碼 頭 , 別 再 自 相 矛 盾 。

香港政府應該保留追究破壞碼頭的所謂保育人仕的權力

匿名 說...

好似電台咁講:我好鍾意個女 ga , 為左唔比人搞佢 , 咪劃花佢塊面 lor

匿名 說...

佢地呢 D 人, 把口就話幾愛幾愛.... 而家咪等如班不知所謂死靚仔, 口口聲聲就話要對老豆老母點好點好? 然後咪左一把, 右一腳...兼痌 D 屎落佢老豆老母塊臉度. 咁愛法? 唔係超低能,勁攪笑,又係咩呢?

悲哀 說...

mokkakit80,

「保護每個公民的合法權益不應該成為集體主義的敵人」

「開放社會"有什麼特徵呢?第一,要有可能進行自由的討論,而這種討論又能影響政治;第二,有保護自由和弱者的製度。」

KARL POPPER,
The 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 1945

所以我說可悲...

mokkakit80 說...

第一句話沒有問題,但第二句話我覺得根本等於沒有說過……

無奈 說...

作為香港人,睇見這班所謂保育人仕嘅行為真的覺得無奈.
當有人覺得連唱中國國歌都話會被洗腦的同時又有冇諗過這班所謂保育人仕己被'皇后'的英國人洗了腦袋呢?

'皇后碼頭'他曰被保留下來之時,亦應加訽'毋忘國耻'在側啊!

無奈 說...

Correction:

'皇后碼頭'他曰被保留下來之時,亦應加句'毋忘國耻'在側啊!

匿名 說...

討論這個問題,不必太過強調民族主義,我贊成拆的原因很簡單,因為皇后碼頭完全沒有任何美感可言而已。如果政府說要拆立法會大樓或者中區警署,我都會去示威反對,因為這兩座建築物咁型,不應拆。
如果說政府填海不對,那就反填海好了,不必反對拆皇后碼頭。
現在有些人係又反對、唔係又反對,總之政府做野,就去反對,已經叫我們升斗市民好反感。

Donald Duck 說...

D人係又反對、唔係又反對,總之政府做野,就去反對,香港好快玩完。

匿名 說...

大力支持拆皇后!
今日支持拆皇后,他日支持天安門老毛畫像換狗頭。

匿名 說...

如果說政府填海不對,那就反填海好了,不必反對拆皇后碼頭。+1!

Chris 說...

>只怕"這裡的民意"多數是馬沙的fans....

我不是馬沙的fans,但也覺得你假設了多數的馬沙fans也是盲目地對人不對事。

閒人 說...

今天梁文道在鳳凰衛視說『平順的香港人』誤解那班保衛碼頭的年青人,認為他們是一班搞事的人。

想起那班人居然用紅字蓋去皇后碼頭的大字,他們有多少真心,有多少尊重口中要保護的碼頭可想而知。

我想他們是當局者迷,自命思想先進,或是陶醉於對抗政權的英雄感。

匿名 說...

個碼頭好醜樣,點睇都係爛石屎柱加個蓋。得50年歷史想叫文物,咁我呀媽都可以叫做一級文物啦
我想帶個仔去,叫佢俾心機讀書,唔係第日就好似呢班人咁蠢...
回億是在心中,同實物無關。

匿名 說...

梁文道是個非常叻的辯客,佢反「反吸煙條例」的論點很精彩,我都服晒。不過,佢成日用同一招「轉移爭議焦點」--反「反吸煙」時,指政府逼人接受政府以為對的事物很危險,現在就指林太不直接回應「本土行動」的人不對--那麼,主要爭議點應否拆碼頭又點先?

達奇 說...

我支持拆,因為我想看到香港是一直發展下去!我想看到有更美好的香港。
( 並不是指我覺得皇后沒歷史意義!或沒藝術價值。)

我是土生土長香港人,我非常愛香港,我的回憶在哪﹖就在以前的藍田村,但現全都拆了,建了新的藍田。在新的藍田裡,我看到的是美好的將來。但不代表我會忘了那以前成長的回憶,只不過全都在我心底裡!

另外,我要支持…多數服從少數的理念!那少數的永去上訴……那香港根本不可以有普選的一天!否則…只會有一個民怨四起的香港!

民主這遊戲,最要緊是……輸時要"服"!否則,你邊有資格!

匿名 說...

匿名 說...

班人輸打贏要,為o左佢自己的集體回憶,第二時好驕傲咁話俾佢的朋友及仔女聽佢做過件咁o既事.....

匿名 說...

我想去問一句,點解當年拆 佐敦道碼頭、大角咀碼頭、港外線碼頭果幾個碼頭每日使用人數一定多過 皇后碼頭 呀?

所謂既 集體回憶 一定大過一個小小既 皇后碼頭 呀?

又唔見有班人出黎誓死保護既?

absurd 說...

無奈 said...
'皇后碼頭'他曰被保留下來之時,亦應加句'毋忘國耻'在側啊!

這位"無奈"維園伯伯....
那是否要逢英必拆?

大把野要拆
半島酒店 =>日軍軍政聽總部
高等法院 =>日憲兵總部
仲有大把野要改名
維多利亞公國.......叫"澤東園" ,都幾好聽, 再親切d, 叫"小澤園"la
皇后大道.......叫"小平大道"lor
乜野"彌敦"呀"英皇"呀改哂佢la

how sad.... 說...

>只怕"這裡的民意"多數是馬沙的fans....

先假設不是, 現在選舉有兩位侯選人, 但投票箱外只有1號侯選人的廣告政綱, 說他如何好如何好....

那原本對兩位侯選人背景都不清楚的選民, 大有可能投1號吧....

現在這裡一開始就說明"拆"!
你說呢?

Kris 說...

無論拆與不拆也好,各人都有自己的觀點,再講落去都只會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抽離少少去睇,各位有睇過同時保留皇后碼頭又起到公路既民間方案嗎?無既話,請到獨立媒體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index搵一搵。
如果兩件事根本可以同時進行既話,咁問題點會係拆定唔拆?完全唔需要考慮應拆與否!一切只係錢既問題,只要政府肯接受,用錢就可以解決。
如果你地真係關心香港社會問題有一直多留意皇后碼頭事件既話,係過往咁多個月本土行動既宣傳同埋民間聽證會上面,佢地都曾經提及、展示該民間方案。你無睇過嗎?可能只係新聞/報章除左近日最後關頭同清場行動先有特別關注,無關心過佢地係背後做過幾多工作。不要因為自己既無知而判斷他人係青年激情,唔講道理要反對政府一切政策。佢地亦都有搵專業界別人士研究過皇后碼頭既歷史及美學價值,城市論壇、其後的民間論壇,你有認真聽清楚嗎?定係你堅守自己既觀點,對不合自己心意既研究結果充耳不聞?
司徒薇當日係現場講,佢地唔係感情用事,佢地的確有對皇后碼頭既感情,但更重要既係理據。如果你地支持拆,無問題,但請用合理既證據去反駁對方既觀點,令對方信服,而唔係以感情用事既方式,因為自己不喜歡,就要抹殺他人既觀點。無視他人觀點一味以為自己想的就是一切就是正確的,是小孩子吵架時,最常用也是最幼稚的對抗方法。各位不是小孩子吧?我十七歲,我諗我先係一個小孩子。可惜,各位大人唔理性既討論成為左我呢個小孩子既壞榜樣。

閒人 說...

kris said..
"用錢就可以解決.."

多數人唔想要, 點解要大家出錢?
你拋專家,政府又拋專家,專家就一定對嗎?
不要只想政府,想想其他市民吧,想想他們希望你們怎樣做。
看看施永清那編文吧。

Kris 說...

關於「多數人」

有一篇係網上流傳既短文咁樣講大公報社評:
******
必須使用任何方式去貶低與所寫評論立場不一致的人物、團體及聲音。

對於人物及團體,首先將之定性為「少數份子」,來暗示他們「勢孤力弱」,並且時刻加上如「是得不到民眾支持的」來慫恿讀者朝著評論者的立場去走。

對於這些人的行動必須使用負面字眼,例如「密謀」、「無所不用其極」、「喪心病狂」。

實例:「(民主派)這些抗中亂港分子,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彷彿已經看到了末日的快將到來。」(《大公報》社評)
******
多數人係邊個決定既?未必有肯定既數據支持喎。

如果政府一開頭同市民解釋政策既時候,有考慮其他方案作出修改,第一步就話皇后碼頭可以保留,路又可以起,根本唔會有人浪費時間去諗需唔需要保留一個唔會拆既碼頭。你將因果倒轉左。唔係市民想點,本來有一個更好既方案既話市民意見唔會分化成咁。係政府想點樣誤導你,引導一批支持拆既市民做傳聲筒。

專家的確唔係一定正確,但請起碼聽下人地意見,由你自己去評估一下個方案合唔合理。覺得唔合理,就比理由啦。過分崇尚專家同過分鄙視專家,都係一樣咁白痴。信唔信專家唔係重點,而係你信唔信個民間方案係有效既,對事情有幫助既。

請諗清楚究竟係咪政府咁講「有迫切性」「一定要」「唔可以再拖」「會賠好多錢」,如果各位無諗清楚就信左政府,市民既諗法,係咪幫政府傳遞左佢地希望大眾抱持既諗法?我唔覺得需要依從你地唔中肯唔合理既建議,因為係被誤導下得出既結果,被利用既其實未必係本土行動。

Qiao 說...

唔出聲就比人入左「集體」去回憶果條數,出聲話拆又比人入「馬沙FAN屎」條數。咁啱行過啫。唉…

就算呢一開始就話「拆」,咁又點?咪一樣有人反對,通街都有講「唔拆」如何如何啦,入黎踩場唔得咩?我又唔係「馬沙FAN屎」!對不合自己心意既研究結果充耳不聞?其實呢句幾啱聽。

若果多數人想拆左條個碼頭,政府打死都唔拆,咁政府係咪要學下尊重下多數人意見呢?唉…

若果問題唔係拆定唔拆?問題只係錢,用錢就可以解決。咁唔出聲又會唔會比人入左「使錢」果條數先?咁話「使錢」果班又係咪大多數先?咁大多數又係咪有納稅先?咁有納稅先係咪大哂先?咁有納稅既人又係咪少數先?咁又係咪只少數納稅既人咁孤寒?咁孤寒既人又可唔可以投票先?咁又使唔使保障下少數既孤寒人先?咁個問題又去左邊度先?唉…

大家每日做十幾個鐘,若果真係唔係咁「真係關心」香港社會問題,若果真係唔係咁關心佢地做過幾多野,若果好鬼係感情用事咁想拆碼頭,若果大多數大人咁唔好彩做左個細路既壞榜樣,咁係咪都應該學下尊重下多數人意見呢?尊重少數人既同時,體諒下其他人,大家平時真係唔係咁得閒,大家平時唔多出聲,投個票表個態啫…

係咪感情用事?係咪被誤導?係又點?民主唔使宣傳,民主唔使用感性推銷咩?咁走去訪問d幾歲細路懷唔懷念個碼頭既新聞報章做乜!

拆好唔拆好,不如檢討一下班義士既宣傳手法,點樣影響個投票結果啦,唔啱聽?

閒人 說...

本來不打算再回應,因為有沒有價值、想折不想折、多少有主觀成份,不過跳出皇后碼頭,跟kris說回『少數人』。

你是否真的尊重少數人?
我們可否在建制裡讓『少數人』的意見得到討論?
我們可不可有『保育團体』的功能議員?
我們可不可有『少數族群』的功能議員?
我們可不可有『傷殘人仕』的功能議員?
政府可否委任有代表的原居民入區議會?
你有否想過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可否選出這些『少數人』的代表?
Welcome discussion on my blog http://hongkongmind.blogspot.com/

OMG 說...

回qiao維園伯伯:

已經好努睇過你既comment幾次, 都係唔明,
建議你應該去再學幾年中文

"走去訪問d幾歲細路懷唔懷念個碼頭既新聞報章做乜"?? 保育唔係為下一代的嗎?

真可悲香港有你呢種人

qiao 說...

香港有我呢種人真可悲?重要我學中文?唉…

由頭到尾都係講緊事,又要比人入啦!

我中文唔好,唯有寫得白d啦…

我想話訴諸感性又如何,就算推行民主亦會用到好唔理性既宣傳手法,去訪問d幾歲細路懷唔懷念個碼頭既新聞報章,正係一種好間接既感性宣傳,冇褒冇貶,亦都唔關d受訪細路事。講幾多道理都好,去投張票唔一定要好理性,正因為咁,所以建議檢討一下班本土人既手法,有冇影響到網上既投票結果,清楚d冇?

講野講得唔夠白,你唔白,咪問囉,又唔係唔答你,唔白唔清楚就去踩人一腳,咁樣會俾人覺得好冇品架…

匿名 說...

時事評論
P13 信報財經新聞 潘潔
2007-08-02
尋找香港

--------------------------------------------------------------------------------
皇后碼頭之爭的終極目的

--------------------------------------------------------------------------------
  繼去年底政府與保育人士就天星碼頭及其鐘樓拆卸一事發生爭端,事隔半年,皇后碼頭拆卸又引起雙方對峙。雖然抗爭組織本土行動提出的司法覆核已獲法院受理,但政府昨日強行清場,出動大批警員、攀山隊員將示威人士一一帶走。

  保育是香港回歸以來一個新的社會議題,但這個議題一旦形成卻來勢兇猛。天星碼頭、皇后碼頭在本質上與○四年保衞海港協會就中區填海第三期工程提出司法覆核、灣仔喜帖街重建引起的居民抗爭,以及更早前的西九文娛發展規劃、紅灣半島拆卸等引發的一系列社會事件一脈相承。這些事件表面看起來是就個別發展項目展開的公民抗爭,但實際上宣洩了社會上醞釀已久的、公眾對社會發展過程中公共資源轉移的強烈不滿。

  其實,皇后碼頭(以及較早前的天星碼頭鐘樓)是否具有保留價值,是原址保留還是異地重置,在公眾中也還是有爭議的,並沒有統一的觀點。不少市民對於抗爭者的絕食、露宿、肢體碰撞等激烈的行動,也有所保留。但是,皇后碼頭、天星碼頭抗爭引起了普遍的同情和支持,是因公眾不知道失去了這些建築地標之後換來的是什麼。這些抗爭行動得到廣泛的共鳴,是因公眾深切感受到政府發展規劃被壟斷,普通人利益無法透過諮詢程式得到充分考慮的後果。

公共空間變財團領地之爭

  往往,政府的發展規劃與地產商拉上緊密關係。正如一位保育代表懷疑的,天星碼頭、皇后碼頭消失之時就是公共空間變成「私人領地」之日。如果環顧目前中環的環境就不難發現,填海的土地已經變成了五星級酒店、巨無霸購物中心,以及天價租金的商業寫字樓。再看看港島、九龍其他填海項目,某某港、某某城,其結果不外就是一小片綠色公園被一個巨大購物中心的排氣口壓迫;一條海濱長廊與塵土飛揚的高速公路並行;甚至某些填海的土地完全變成了私家領地,市民要被迫消費才能重獲本來屬於他們的看海權利。所以,皇后碼頭的抗爭,包括較早前的西九文娛發展規劃、維港運動、反對紅灣半島拆卸等等、背後實際上是對公共空間變成財團囊中物的抗爭。

  其實,政府提出的一些拆卸理據,包括已經通過既定諮詢程式,包括「不遷不拆」、「遷址還原」的技術困難等等,並不是完全沒有合理性。但程式正確與工具理性在群情激憤的情況下已經變得蒼白、缺乏說服力。說到底,由於經濟和社會地位的不平等導致決策傾斜。政府靠賣地支撐財政開支,政府與財團則共謀城市「發展」。香港過去十多年的歷史已經有太多例子證明了公共資源被私有化。所以,公眾要抓住每個機會表達對公共資源易手的不滿,借「保育」議題阻止任何可能阻止的資本獨裁。

  所以,保衞皇后碼頭的最終意義不在皇后碼頭本身,而在於改變這種罔顧公眾利益的社會發展,扭轉港人的生存空間不斷被更多的高速公路、更高的商業大樓、更多的購物中心蠶食的趨勢。在這個意義下,保護皇后碼頭終極目標是要凝聚社會力量改變目前的諮詢程式,找到政治代理人,從制度上解決決策程式被壟斷的問題。

  保育是維護社會持續發展的手段,正因為如何,香港的保育問題需要從長計議,理性討論,並以知性為基礎。社會運動能激發民眾的保育意識,能促使政府開放政策制定的過程,令更多人得到社會發展的好處,更公平地分擔發展的代價。但是,即興的、個別擊破的、缺乏長期遠景的保育運動始終不能替代制度性的、持久的、有藍圖的社會保育機制。只有爭取到上述機制,今天保育人士、團體,才能獲得更多市民的認同及支持。

民眾要求參與保育決策

  政府昨日雖然清場成功,但司法覆核結果依然未知。而且一旦法庭判決不利,政府的清場就既付出了代價又失去了意義。但政府顯然也無法輕易放棄一個已經通過既定程式、已經簽署了各種合約的專案,放棄即導致新政府權威受損。而且,皇后碼頭很可能只是新一屆政府麻煩的開始。據報道,皇后碼頭風波未了之前,保育團體已經準備轉戰西九。新政府上台以後保育議題恐怕是個與普選一樣棘手的政策領域。

  香港作為一個愈來愈多元化的社會,公眾訴求會愈來愈多,民眾要求參與的呼聲也愈來愈高。政府的政策制定如何在理性與民主之間取得平衡,在知性與權力之間取得妥協,是各國各地區政府面對的決策考驗。在保育議題成為執政難題的今天,政府與保育團體之間建立一個持續的政策討論平台,展開持久的協商與諮詢,也許是政府困境中的一條出路,也應該是香港保育問題的長久歸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