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8月 15, 2007

全民罷工

馬沙前晚獨自在辦公室通宵工作,昨天早上5時才回家休息,睡了3個多小時又要跑回公司繼續工作。昨天連續跟3個客戶以馬拉松方式開會,傍晚5時多才能抽空出外吃午膳。雖然如此,但這種長時間的工作模式,馬沙入行時已清楚知道。

午膳時望望報紙,見到扎鐵工潮事件報道,下意識想到全港行業,應否學扎鐵工人來一個全民罷工。

睇返報導,800名扎鐵工人聲言薪金一日不提高至950元一日及回復8小時工作制,他們一日不會復工。所持理由是97年前日薪是1,200元。馬沙覺得現今打工仔真係惡,竟可聯手罷工逼令僱主加薪及減工時。

在自由市場,薪金及工時從來由僱主定立,鮮有由僱員自己來定。僱員若對薪金不滿,大可另謀高就。再唔係就試試做老闆,親身試試做老闆的壓力。

再講,97年至今已10年,一切經已改變。或許您說10年後的今天,薪金點可能比10年前低?但又有否比較10年來物價的轉變呢? 其實香港10年來經過幾場股災及樓劫之後,很多行業美好的時光已一去不返。難道大家真的以為10年前的經濟環境已返來? 相信大部分中小企經營者最清楚明白。

別的不談,就以馬沙身處的行業為例,10年來經營者多了近倍,競爭極為激烈。時至今日,能收取客戶的專業服務費用,遠遠未能回復97年前舊觀,更還有向下趨勢。試問怎樣讓員工薪酬回復舊觀?

難道要集體罷工要求客戶支付97年前的收費?

(8月15日刊於《am730》)

10 則留言:

匿名 說...

我好贊成你既講法,依家香港只係某d生意ok (e.g. 零售,金融),根本無可能話已經復甦到好似以前咁好....
唉...真係好討厭見到d人整到hk"立立亂".... :(

seikomatic 說...

沙沙,

豉油俺都唔系睇晒,不過林深一層,佢地話而家個會同大判定左個日薪,但系又唔系日日有工開,所以實際每個月代落袋既根本小過$950 x30...

果班PK 提議港深大融合,俺唔相信系即刻多左幾百萬個中產深圳同胞,反而系首當其衝死呢班粗工,你地嘈嘈貢,兩日就等如人地深圳一個月人工,惦有得比,但下一批死既就系其它無技術既,下一批就系有技術既,就連會專業,大學生都會腳震。

國內人好羨慕香港人搵咁多錢,但系如果計實質可用工資%(net disposal income),真系好好多咩?

搵特首唔系話要出泥主持公道,同特首講如果深港融合就排隊跳皇后碼頭把啦。

匿名 說...

人是拒絕轉變, 活在當下, 懷抱過去風光

波蘿游 說...

扎鐵工人一向有工會撐腰,已經算有牙力同老闆周旋。其他弱勢行業,如保安及清潔等,情況惡劣得多。本地建造業需求減少,供應維持,部份工作更被新技術取替,人工下調就好似時代洪流,無人可以阻止。

莫講話建造業,就算繪圖、IT、工程設計等知識型服務業,部份工作亦已經外判他方,個地球越來越平,全球一體化,唔好再問:“Who moved my cheese ?”

森美.小炳 說...

我準備下個月加入你行業的小小小「經營者」呀!死火喇,唔通我又選擇錯?

不過,咁多年的經歷,我知道一個事實:我們這行業的員工如果不做「經營者」(除了少數打工皇帝和公務員外),不少人到了中年之後,技術+體力退化時,下場和扎鐵工人沒有兩樣喇,每次被迫轉工後(e.g. 公司收檔、被收購…)都加workload和減人工!

好似我「拍」講,"this is a lifestyle" 做「經營者」有壓力,但起碼可以多勞多得,唔似年老員工「薪金一定俾人 cut,永遠返唔到 97」!

加油! May God bless you!

terence 說...

佢地除左罷工,另一樣其實係要番d原本比佢地既薪金喎。因為工頭拖數,咪仲大晒。
有頭髮邊個想咁呀。你估訓街罷工真係好型咩。財團能力肯定遠較工會之上。
有時候佢地既激烈行為,唔係沒有因由。

匿名 說...

馬沙不是做會計麼?而家好好景呀!

匿名 說...

“在自由市場,薪金及工時從來由僱主定立,鮮有由僱員自己來定。“ Don't think so, price of labour is normally determined by demand and supply.

"現今打工仔真係惡,竟可聯手罷工逼令僱主加薪及減工時"
The workers have every right to unite for better bargining power.

If capitalist have everything their way, they would pay the worker shit ... your arguments are exactly the same ones that see children sent down to mines centuries ago.

Seems like you work pretty hard for your money .. that is far enough.. I seen many honkies when they go overseas and accuse how other people are lazy and in-efficient .. but hey, are cities like Sydney or London or Frankfurt any lesser than Honkong ? Residents there are definatly alot happier.

TT 說...

同意最後一位匿名君之觀點, 自由市場最簡單一定係demand+supply話事, 僱主大哂係因為僱主有僱員沒有的條件(如對行情的掌握, 實力, whatever), 只要唔係由第三者介入, 雙方議價天公地道, 況且雙方都有可能睇錯市叫錯價, 但不等於第三者應該隨意指點

恕我直言, 你篇文似支持資本家專制多於支持自由市場.

TT 說...

補充: 如果職工盟叫錯價, 令僱主請唔起工人, 到時工人自然會調整薪酬的期望, 亂叫價的工會自然不會獲得支持

可能大家會話:有冇搞錯, 搞番掂時好多工人可能已經走投無路! 但, 自由市場調整一定要時間, 大家是否很反對公平競爭法嗎? 但公平競爭法, 就是耍解決呢類time lag問題.

所以接受自由經濟, 必須接受有一段摸索調整的過程, 不能輸打贏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