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7月 09, 2007

公眾人物

作為公眾人物,首要失去的,是日常生活上的私隱。不論你是明星、名人、高官或是社會知名人事,這一點在世界各地亦有其效。香港傳媒喜愛揭人私隱,不論事件有否涉及公眾利益,必會無限放大,連日追訪及報道。而對於各類員負面新聞,各大明星的處理方法就至為到家,警覺性亦見最高。

馬沙甚至相信很多新聞,是有心人刻意報料。有心人是誰,首先必是行業裡的對頭人。眾所週知,尤以新入行者,形象幾乎是藝人演藝生命中最重要的因素。各大經理人當然明白此消彼長的道理。能令對手傳出負面新聞,自己旗下藝人自然不費氣力,踏上一大步。例如搞婚外情者,不會蠢到在街上大搖大擺讓人知道吧。

而另一種常用的伎倆,當然是自爆,雖說香港地方細小,但要在街上撞破人家好事,談何容易。大家不妨問問自己一年到晚,有多少次撞破朋友或明星好事。君不見好多藝人每次有新戲或新CD推出時,特別多新聞?

上周佔盡報章頭條新聞,相信都是廣播處一哥朱處長的桃色新聞。而事件最好笑的地方,不是雙方的關係,而是朱處長當晚的臨場反應,簡直可用蠢到冇人有去形容。堂堂廣播處一哥,竟不懂得以不變應萬變的方法去面對各大傳媒,反而扮成過街老鼠,事後再解釋怎會有人相信。有陰謀論者同馬沙講,今次放料者為政府,您又點睇?

(7月9日刊於《am730》)

11 則留言:

匿名 說...

身為公眾人物,在鬧市被記者發現溝女就應企定任影,駛乜閃閃縮縮, 最後閃入餐廳廁所, 真係好瘀好瘀

水樽 說...

就算唔係企定定,都唔應該閃入廁所
呢一個動作行為話我地知,佢身有屎.
正常大家行街見到差人,會唔會閃入廁所?

rose 說...

當時只要講一句 : 「我朋友。」之後就乜都唔使再講, 唔通乜野私事都要向記者解釋咩? 之後二個人入餐廳淡淡定食完個晚餐再個別走, 記者點咬得佢入!

匿名 說...

朱太o既回應都好得意:
個女人連我老公都o吾識,我點會識得佢!

放料者 說...

政府擺明有預謀咁砌佢,死硬

匿名 說...

所以我覺得朱局長呢穫係中伏

豬陪慶 說...

Coco 呢個名, 真係間間夜場都有一件!

馬 時 亨 說...

商 務 及 經 濟 發 展 局 長 馬 時 亨 表 示 , 局 方 已 向 廣 播 處 長 朱 培 慶 瞭 解 日 前 出 席 私 人 活 動 的 情 況 , 朱 培 慶 下 午 5 時 將 會 見 記 者 , 親 自 交 代 。

馬 時 亨 又 說 : 公 務 員 有 規 例 規 管 , 當 局 會 依 照 條 例 處 理 , 但 他 不 肯 回 應 是 否 就 事 件 展 開 調 查 。

金耳睛 說...

其實純屬私人生活問題,關人鳥事!只不過係條友人蠢無藥醫,無拉拉周圍避,重要匿係條女後面,無事變大事,傳媒又攪事,配合正苦剷除異己,掂解依家D男人甘屎,甘無用!

星島日報 說...

(星島日報 報道)

廣播處長朱培慶涉桃色醜聞,宣告提早退休,事件中的艷女郎CoCo接受《東周刊》專訪時大爆驚天內情,指朱處長與大馬主朋友同到銅鑼灣 一家私人會所消遣,平時斯文淡定的朱培慶,既猜枚、高歌、又看桌上脫衣艷舞,及後更自掏腰包,共豪擲萬元帶CoCo出街,她形容:「朱先生都未算特別鹹濕!」

  艷女郎CoCo在今天出版的新一期《東周刊》中,大爆朱培慶與另一名男性友人到一間私人會所狂歡,而且光是處長一人的消費,就高達萬元,等於他兩天的人工,他自己付鈔,顯得相當豪氣,同時並非如先前報道,由他人代付四千元,這種消費模式,昨日在政經界惹起紛紛議論。

  由於當晚在會所狂歡的情節,與處長通過港台 向外發表的聲明「一大班人吃飯」有很大的出入,曾代讀聲明的港台機構傳訊總監陳敏娟,昨則回應:「當日是代處長發表聲明,現時無補充,亦無(就周刊的報道)作進一步查證。」

  年僅二十歲的CoCo ,姓劉,英文名原是與鄭希怡 相同的Yumiko,由於外貌與女歌手李玟相似,索性取用她的英文名CoCo行走江湖。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的她,性感又健談,憶述上周四晚七時左右,接到媽媽生MiMi來電,應召去銅鑼灣伊利莎伯大廈六樓的MUSTKARA私人會所接客。

  「我一入到房,見到兩男客已各自攬住兩女伴,聽講他們由下午五點已到來。朱先生一見到我就好開心,企起身拖我埋位坐,冷落原本左擁右抱的兩個女仔改同我玩。」

  略帶酒意的朱培慶一把擁她入懷,二人以普通話夾廣東話聊天,CoCo指朱培慶的普通話當真普通,一張嘴只不斷讚她漂亮,雙手按住胸部不放,「不過朱先生都未算特別鹹濕鎹,個個去玩女人的男人都係咁啦!」

  她又說,朱只唱廣東歌,其中一首相信是《禪院鐘聲》,其間他們又猜枚,包括「大話骰」及「十五二十」,但朱的技巧比唱歌更不濟,輸多贏少,每輸一鋪總是大口飲威士忌烈酒,他又特准CoCo輸了只呷一小口,其後更搶覑替她頂酒。

  玩至九時許,擅搞氣氛兼想多賺一點的CoCo,對朱說如果有人願付三千元,她就立即表演全裸桌上舞,朱想也不想便答應。

  據稱,一輪瘋狂熱舞後,朱向媽媽生問價,要求帶CoCo出街,由陪坐跳舞到肉金,單是要支付她就要一萬元 ,朱尚未為房間結帳,便將一萬元交予媽媽生代收,隨即與CoCo離開,準備到她附近的家。

  殊不知當晚伊利莎伯大廈,歌星鍾鎮濤在一家酒吧內開迷你騷,大批記者樓下瞥見朱培慶挽覑一名冶艷女郎,方揭發這宗轟動全城的「突發」新聞,亦賠了朱的仕途。

  「當時我都不知道他們點解影我相,蒙查查,咪好似好鎮定咁,我其實不知道朱先生縮在我背後,之後睇報紙才發現他咁肉酸。」事後,朱仍致電給媽媽生,託她向CoCo道歉。在她眼中的朱培慶是好人一個,「我叫他幫我好好保管住個假髮,估不到他被人追住影相時無放手,正一傻豬!直至入到餐廳,他才好有禮貌咁還給我。」

匿名 說...

HK$10,000?

朱太的平機會都應介入調查, 點解會咁唔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