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0月 20, 2006

禮義廉恥

先多謝中環博客 CentralBlogger 禤中怡兄將小沙 <投資心得> 劣文於10月19日《am730》賜刊.

早前(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小沙一篇名 (公開的分手信 - 致譚香文議員) 的文中提到香港會計師公會公開跟會計界議員、公民黨的譚香文「決裂」,小沙今天終於看到譚香文的以下回應:



談會計 - 回應香港會計師公會冀重建合作關係

香港會計師公會行政總裁兼註冊主任張智媛於十月十日《信報》撰文,批評本人最近在報章專欄中無理抨擊香港會計師公會。本人現特撰此文回應,期望透過理性討論釐清事實後,與香港會計師公會重建合作關係。

本來我應該在更早的時間作出回應,惟因本人近日忙於辦理父親的喪事,亦需要就施政報告作出回應,故至今方有暇回應。 

首先,本人了解香港會計師公會作為香港會計界的監管機構,為了確保香港會計師的質素,需要一套嚴格的考核機制,但的確有年輕會計師向本人反映,現在要考取會計師專業資格,比以前艱難,有關的考核機制有檢討和改善的空間,本人在專欄中反映他們的意見,希望公會和同業關注,推動業界就此作出討論。

沒有批評三年經驗要求過分

張小姐指稱,本人在專欄中質疑香港會計師公會要求報考會計師專業資格的人士必須累積三年在港工作經驗是太苛刻。這是一個很大的誤會,因本人在專欄中只指出公會不承認部分考生在外地獲得的相關工作經驗,此舉有商榷的餘地而已,並沒有批評三年經驗的要求過分;相反,本人極為認同會計師在獲得專業資格前,必須累積一定經驗。

就認可僱主和認可監督人的問題,本人在專欄中只是建議會計師公會增加非會計師事務所的認可僱主,和認可監督人的數目,並沒有抹煞公會在這方面作出的努力,本人只不過促請香港會計師公會進一步擴大認可僱主計劃。

本人在專欄中就資格互認協議提出的意見,是基於一個事實:部分國際會計專業團體的會員從前可以毋須經過任何考核,自動成為香港會計師公會會員,但在新的資格互認協議下,卻失去此優惠安排。同時,亦有會計師向本人反映,部分海外會計專業團體的資格並未獲得香港會計師公會承認。本人期望香港會計師公會可與更多會計專業團體磋商,並訂立資格互認協議。

張智媛在文章中指稱本人無理批評香港會計師公會的政改方案問卷調查。事實上,本人依然認為有關問卷的提問方式具引導性,亦有會計師向本人反映不滿問卷的發送和回收安排。

該份問卷訪問會計師,是否接受政府的政改方案,可選擇的答案除「接受」和「不接受」和「勉強接受」,引導被訪者。另外,部分會計師表示是在問卷截止回應前一天,甚至在截止後才收到問卷,根本來不及回應,指程序有問題,公會收回問卷時,亦沒有明顯的措施確保不會重複回收同一人的回應。會計師的另一個不滿是公會自行進行問卷調查,可以透過電郵回覆者的電郵地址得悉其個人資料,不少會計師反映,因怕惹麻煩而沒有回應問卷,有會員亦就此向公會提出投訴。

透過協商爭取最大共識

香港是一個多元化的社會,持不同的政治立場,本身並沒有什麼問題,各方應該時刻秉持求同存異的態度,透過協商,爭取最大的共識,公會的政改民調多處出現偏差,且正反意見相當接近,公會斷不能把這個民調結果解讀為大多數人贊成政改方案。 

張小姐又指稱本人批評香港會計師公會設下關卡阻撓本人展開銷售稅民意調查。其實,本人當時在專欄中的說法,是基於去年處理政改方案時,公會拒絕代為發出通訊,阻延本人收集選民對政改方案的意見。當處理銷售稅的問卷調查時,本人也曾要求香港會計師公會代為發出問卷,但初時亦遇上困難,本人在專欄中提及此事,數天後與公會協商後問題得以解決,惟文章已經見報。

有關銷售稅的問題,本人了解香港會計師公會多年來的公開立場是支持政府開徵銷售稅,但本人認為,既然政府發表了一份諮詢文件,公會有責任以科學的方法,收集會員對銷售稅方案的最新意見。本人透過一個獨立機構進行的問卷調查,中期結果顯示六成二被訪的會計師反對開徵銷售稅。必須強調,這個只是階段性的結果,政府的銷售稅諮詢期尚未結束,在未來數星期,歡迎各位同業繼續回應本人的問卷,積極發表意見。

同時,負責是項民調的獨立機構保證,被訪者不會包括非會計界人士,也不會出現同一個被訪者重複回應的情況。這樣,相信可以盡釋張小姐對該項民調的質疑。本人衷心希望公會接受不同的意見,它充分徵詢會員的意見前,不宜判斷會計界是否支持銷售稅的立場。

求同存異推動業界發展

張小組在文中表明會停止為本人寄發通訊,本人認為這等於斷絕了本人與全體選民溝通的唯一渠道。本人雖然持有選民名冊,但法例嚴格規定,本人不能利用這些資料進行選舉以外的聯絡工作,所以沒有香港會計師公會的協助,本人根本無可能有效與遍布全港的二萬六千名會計界選民溝通。

即使香港會計師公會確如張小姐在十月十一日香港電台節目中所言,願意在我負擔郵費的前提下為我發出通訊,每兩個月也會為我帶來四、五萬元的支出,一年下來支出近三十萬元,佔本人辦事處開支近四分之一。如果這筆錢可以運用在其他與選民溝通的工作,豈不是更有價值?

從前,公會是免費為會計界的立法會代表寄發通訊,自從去年底政改方案以後才有所改變。

最後,我分享一些個人感受,我決定參政,純粹是基於一份對香港、對會計界的使命感,當選會計界立法會議員後,本人覺得可能自己並沒有當過香港會計師公會的理事或任何重要職位,使香港會計師公會較難適應這位「陌生人」,雙方難以建立合作關係。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和公會每一位會員,每一位理事一樣來自會計界,何必落得今天近乎「割蓆」的局面呢?會計師公會大部分理事是會員投票選出的,本人則是得到會計界選民支持才會出任立法會議員,同樣有代表性。本人深信,會計界同業不會樂意見到其代表們互相攻訐,公開罵戰,只想見到他們求同存異,在各自的崗位推動業界發展。



【明報專訊】(2006年10月19日)

早前香港會計師公會公開跟會計界議員、公民黨的譚香文「決裂」,當中殺手?就是不再為譚香文寄選民通訊,大大影響了譚香文的工作。譚香文日前在報章撰文,慨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希望跟公會冰釋前嫌,事發前她早約了公會兩名副會長吃飯,現在正好趁機擺和頭酒。

譚香文雖然希望與公會和解,但一談到公會行政總裁張智媛在本月10日發出的決裂信時,她還是悻悻然。原來當日剛巧是譚香文父親舉行喪禮的日子,公會也知悉此事,卻偏偏選擇在這時候發難,莫非是想趁她無力反抗時出手﹖

她說﹕「公會晚上7時還送來花牌,他們知道我父親的事,在7時到9時這段時間?,他們絕對有時間停止發採訪通知,停止將公開信電郵給我,停止在《信報》刊登公開信。」

張智媛的公開信表明,不再替譚香文寄選民通訊,但她在翌日電台訪問中又一改口風,說只要譚香文承擔全部郵費,可以代她寄出。

有會計師公會理事澄清,公會並非故意在譚香文喪父時出手,因為早在9月理事會時已決定採取行動,但直至出手當晚,才得知剛巧是譚父舉行喪禮之日,當時公會有討論過應否押後行動,但最終領導層做了「政治不正確」的決定。他強調,公會絕非居心不良。



看完以上兩篇文章,小沙即時想起前兩天晚上看重播電視劇 (流金歲月) 內的一段對白. 內容大致如下:

羅家良的父親舉行喪禮的日子,一班黑幫份子想在靈堂攪事:-


羅家良: 今天是我父親舉行喪禮的日子,有乜事,之後再坐低慢慢講,可以嗎?

黑幫份子: 好,之後再跟你算帳 (萬般不願意地走了)!!

對小沙個人而言, 羅家良辨白事期間無論之前跟黑幫份子有幾大仇口, 黑幫份子唔去安慰人都唔好去騷擾,至少要畀番死者一份尊重. 此乃中國人之禮數也.


再看香港會計師公會公開跟會計界議員、公民黨的譚香文「決裂」事件, 香港會計師公會尤如黑幫份子跟羅家良說「不」.

先不論「決裂」事件誰對誰錯,從譚香文議員的回應,我們看到在英國讀書及工作十多年的譚香文議員至少還懂得中國人的禮數.在堅定的立場下禮貌地向香港會計師公會的批評一一回應. 再慨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並希望跟公會冰釋前嫌.



再看香港會計師公會在此事上的處理手法:

(公會行政總裁張智媛在本月10日發出的決裂信時,原來當日剛巧是譚香文父親舉行喪禮的日子,公會也知悉此事,卻偏偏選擇在這時候發難.)

小沙認為係知悉此事既情況下仍然發難, 若非黑心, 就是IQ零蛋.此乃無.


(張智媛的公開信表明,不再替譚香文寄選民通訊,但她在翌日電台訪問中又一改口風,說只要譚香文承擔全部郵費,可以代她寄出.)

這做法等於斷絕了譚香文議員與全體二萬六千名會計界選民溝通的唯一渠道.。此乃不.


(有會計師公會理事澄清,公會並非故意在譚香文喪父時出手,因為早在9月理事會時已決定採取行動,但直至出手當晚,才得知剛巧是譚父舉行喪禮之日,當時公會有討論過應否押後行動,但最終領導層做了「政治不正確」的決定。他強調,公會絕非居心不良。)

1. (當時公會有討論過應否押後行動)

即是連扮唔知都費事,明知是譚父舉行喪禮之日都去做. 公會如果不是居心不良,就是百痴!!

2. (但最終領導層做了「政治不正確」的決定)


又話保持政治中立? 公會唔搞政治? 為什麼領導層會做了「政治不正確」的決定呢?

小沙認為公會這次行動很失敗,話哂會計師都叫做受過高深教育的專業人士,簡直不知廉恥!!


小沙相信經此事後, 更多會計界人士對現時會計師公會理事會這班高層更加反感.起馬給譚香文議員一點同情分吧!!


再講,張智媛(Winnie Cheung) 這行政總裁兼註冊主任,每年收取接近$280萬酬金 (*).唔知一眾會計師覺得佢值唔值呢?

(*) 根據公會2005年年報 <> 附註 19 <主要管理人員酬金> 中說主要管理人員包括理事會成員及行政總裁兼註冊主任。理事會成員並不收取酬金。二零零四/零五年度乃行政總裁兼註冊主任自二零零四年一月一日上任以來的首個完整財政年度。


究竟"會計師公會"抑或"譚香文議員"才能反映大部份會計界會員的意見, 心照不宣啦!!

最後,小沙很想在此文跟譚香文議員致深設慰問,願譚香文議員及其家人得到從神而來的安慰及平安.

11 則留言:

香港會計師公會會員編號12345677654321 說...

寫得太好了!!!

渣估 說...

呢位張小姐咁多野做,年薪應該唔止二百零萬喎!

渣估覺得真係 underpaid 左少少!

馬沙 說...

渣估兄又想優張小姐一墨嗎?

ShennongShi 說...

Althought I have not been following the story, but reading the letters in your blog, this is another politic. Some adults always make thing more complicate.

Never underestimate the emotional power of ladies, it is more fatal than men.

Could you help me to understand, can the Accoutant Assoication uses their email system to forward the information of Ms Tam?

Good work!

匿名 說...

馬莎兄,你好,小記有事請教, 請問有沒有任何聯絡方法可找你?

馬沙 說...

To: shennongshi,

As far as I know, members have the right to receive information by mail or email. That means information of Ms Tam can never received by members who refused to received any information by email upon they registration as member.

馬沙 說...

To:小記,

所謂何事,小沙從不跟匿名者聯絡!! 報上名來可以嗎?

會計仔 說...

都係果句, 我一定唔會在將來投票比Paul Chan

李尋歡 說...

馬莎兄,可以用e-mail聯絡嗎?
woepatra@yahoo.com

馬沙 說...

To: 會計仔
你好似好唔like 阿Paul. 我就十分like 阿Paul,不過係 Paul Wong 黃貫中 .

To: 李尋歡
請收 E-mail

HHH 說...

Goo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