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3月 26, 2007

我愛民主

對馬沙而言,不論國家、工作及家庭,民主都是極之重要。執筆之時,曾蔭權已宣布當選連任。對市民來說,除非大部分選委於投票當天突然失去常性,否則梁家傑當選的機會根本是零。馬沙本身雖極力講求民主,但面對大是大非時,亦不會對所謂民主過分執著。有些時候,事事講求民主,對各方都未必有好處。

就以今次特首選舉來說,曾蔭權雖非最佳人選,但其對手梁家傑更絕非特首的適當人選。馬沙從兩次特首選舉辯論中,對梁家傑的印象只有其接近烏托邦式的所謂「願景」,不知他是否因為明知不會當選而向市民開出種種近乎不能實現的承諾。馬沙其實幾想看看梁家傑當選後怎樣落實其「願景」。再講,梁家傑在辯論中的表現,有點兒像孩童之間的對駡,即針對人而不是針對事也。相信其參選的唯一好處,就是逼使曾蔭權在任時能啟動普選機制。

反觀曾蔭權事事沉着應戰,雖亦有發火的一刻,但不失風度。令馬沙加最多分數的是曾蔭權反駁梁家傑的其中一番說話。內容大致是說不論市民是有錢無錢,有權無權,有票無票,有勢無勢,全部都是他的老闆。至於此話是否出自其真心,則作別論。但回歸以來,香港市民不斷出現分化現象,社會確實需要曾蔭權所指,以包容及和諧的方式去追求民主。現在曾蔭權已許下在任內必啟動普選機制的諾言,就放長雙眼去看其政績吧!

(3月26日刊於《am730》)

21 則留言:

不敗的魔術師 說...

「包容」是民主主義的最大優點,亦同時是最大缺點.優點自然是給不同的思想有生存空間,但缺點也等於給自己的敵人生存的空間.相比之下,一旦當極權主義主政,民主主義就沒有生存空間了;故民主主義不啻是縛起自己雙手跟人打.

毛主席說:「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所以,一直以來,民主主義都處於不利的環境,是其來有自的.

火鶴 說...

馬沙兄, 如果有日所有香港人都能像你這樣理性地分析時事局勢, 那麽這便是普選成熟的時候了.

范特西 說...

其實看過兩次辯論之後,反而更認同曾先生的實事求是的態度,並不如梁先生一般,不停只在攻打別人(如馬沙兄所言,有點兒像孩童之間的對駡)。當人們問他實際點的事時,就不停講同一個總結"雙普選就可以解決"。 簡直令人反胃!

排骨城城主 說...

贊成!

本來我都不是太討厭梁某,但看完他在辯論的表現後,看見他那種態度,心中信相真定的「領袖」不會是這種風格的!梁某與那些低水平泛民主派太親近了,沒有好的學到,只有那種尖酸、無賴的發言,最後只會好似民進黨一樣分化社會,破壞社稷!

梁某最差的,就是:「佛利民都比你(曾)激死!」此等言論不負責任,流於漫罵,水平極低!再者,他的所謂政網,總之就是在發白日夢,鬼會做好佢份工!再者,他一方面參選,另一方面又話支持他己參選的制度,學足了泛民那種要盡制度的著數,但又反對制度本身的那種矛盾!

曾某不一定好,但只要比較好,那就說明了為何不應支持梁某了!

Albert 說...

馬沙兄:

同您一樣,我都支持民主自由理念。

不過相對曾先生來說,梁先生似乎欠缺一份"踏實感",或可能是實際行政經驗。還有一點,在安居樂業下,大部份人是不願冒"無必要的政冶風險"。

或許冷了一點,但這亦可能是政治現實。

ak 說...

馬沙兄,

AK相信,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一直以來,反對普選既其中一個「理據」,就係指港人是否有足夠既「政治成熟程度」,去應付選舉中既決擇...

「政治成熟程度」同「煮食純熟程度」,「網球純熟程度」等等等等都係一樣,基本上係Practice Make Perfect...如果係無得Practice既情況下,無論係市民又或者政治人物都唔會有進步既機會...

台灣經歷過肢體衝突,民主選舉,政黨輪替,之後更可能即將面對第二度政黨輪替...誠然,民主為台灣社會及經濟帶來左前所未有既震盪,但係經歷過之後,台灣既民主政制的確係比之前更加走向成熟...美國既制度亦都唔係一成立之初,就可以無風無浪既...

無論曾或梁,今次既表現其實都有可進步既空間,但係重點並唔係邊個會「做好依份工」,反而係「有得揀,先至係老闆」...存在「有票」與「無票」既兩批人,依種情況,根本就唔應該出現...

匿名 說...

梁生參與一場沒有勝望的競選已是匪夷所思,何以大家能對他有這麽多的要求?經過這次高票高民意的另類選擧,大家真的相信2012有雙普選??

匿名 說...

如果真係有普選,就唔會係梁生出來選啦,大家都知今次係做show,佢就係要出來揭示小圈子選舉可笑既地方,你估佢真係諗住做特首咩

匿名 說...

你真的認爲梁生有揭示小圈子選舉可笑既地方?

匿名 說...

這場選舉根本是一場show, 曾蔭權事先已得到中央確認,他已在政府高層做了幾十年, 擁有梁家傑沒有的資訊、經驗和支持, 可以將兩者放在同一對等地位去評論嗎, 梁家傑不講Vision, 可以講乜?

馬沙老弟, 你寫投資遠比政論出色得多了, 小心再寫出「擁有外國謢照的民主政棍」的無知笑話呀!

匿名 說...

在民主國家,落選了的一方和人民,就要少數服從多數,接受勝利一方的建議⋯⋯

是次梁生落選了,是否會接受這上位的政府?還是繼續鬥爭?如是⋯⋯咁佢就唔係爭取民主了,只係在為自己的理念或利益爭取了。

匿名 說...

民主會令社會更公平
但未必能為社會帶來進步

因為不同國家社會結構有很大分別
當基層佔大多數時
為了選票,執政者會產生很多福利政策
(eg:最低工資,公屋)
變相剝削多產的納稅人,
民主未必令社會得益

如果中產佔社會大多數(eg:usa)
民主才會較健康發展

若缺齋老人 說...

我同意albert先生所言:太多人將自己等同民主,凡唔支持佢本人就扔以唔支持民主既帽子。

Albert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Albert 說...

"若缺齋老人"先生:

閣下所指的,應是"二元論"思維...或"非黑即白"。

人們往往忘記,世間上很多事情往往便是"灰色"。

匿名 說...

民主未必可取,自由可貴,私產重要。

香港有無必要經歷過動盪來達到民主?

或有無可能避免,或減低代價來達到?

如果投票權僅是用來揀特首,而不具財富轉移效果。

對社會的衝擊會減低。

個人認為,有工作能力的人,大多數不願意付出經濟代價來換取投票權,純粹個人睇法。

匿名 說...

民主 = 動盪和財富轉移? 你的邏輯思維....唉!

匿名 說...

IF "不論市民是有錢無錢,有權無權,有票無票,有勢無勢,全部都是他的老闆" is true, why only 800 people has the election right? I feel that, start from the begining, this election arrangement aleady "分化香港市民".

會計仔 說...

曾bow tie絕對較有大將之風, 係真係做野, 唔係吹水既人. 不過也的確要讚粱家傑一聲 well done, 冇佢就冇競爭, 冇競爭就冇民主。

匿名 說...

有錢無錢,有權無權,有票無票,有勢無勢,全部都是他的老闆
根本得個講字,講就講得好聽,搵邊個信,係人都知大地產商至係佢老闆

愛世人者 說...

我認為真正的民主是執政者執政時能以民為本,並非單靠全民普選而成的,只因由選舉出來的執政者不代表他/她是否愛採納民意,有可能是一個獨裁執政者,施政時不會以人民的生活為施政的方針。

其實一個以民為本去施政的執政者及其內閣,儘管以任何形式作管治(如共產、民主、神權等),能為人民帶來美好的生活,才會把真正的民主帶給所管治的領域,能把民主帶給人民是執政者及其內閣的心,不是一個刻板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