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5月 08, 2008

駕駛意識

西貢南邊圍大車禍,應算近年傷亡最慘重的交通事故。早幾日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一眾成員,親自到車禍現場視察。主席鄭家富事後痛斥政府,指意外發生多天,完全看不到當局對該長命斜作出補救措施。鄭主席希望當局在全港長命斜作出改善措施,包括裝設固定偵測車速相機、路旁豎立警告路牌、路面鋪防滑鋼沙及安裝紅綠燈等等。

馬沙就對呢個委員會相當失望。

首先,一段道路應否作出特別改善措施,需要視乎該段道路的實質需要。點解一次嚴重交通事故,全港長命斜就要作出改善措施?根本治標不治本。

第二,找出這次意外的真正原因,是出在道路使用者(司機)還是道路本身,才是決定該道路應否作出特別改善措施的重點。

馬沙在剛過去的週末,才親身駕車行經該條長命斜,其實該路段警告路牌尚算充足。如果各道路使用者依足警告路牌指示,在緩衝區前,以低波行車且限速在 50公里以內,就會發覺該路段本身的設計上沒有問題。

歸根究柢,需要盡速補救的其實並非道路,而是一眾沒有良好駕駛意識的駕駛者。近日的新聞計有「新牌仔失控翻車斷掌」及「激動青年失控炒車喪命」等等,就知道大部分問題出在駕駛者身上。

馬沙認為,政府應盡快立法強制私家車新牌仔掛上「P」字。另針對危險駕駛者,除扣分制,可考慮加入強制課程,凡涉及醉駕、危險駕駛或扣去一半分數,雖未致停牌,但要強制在指定時間參與駕駛改善課程。

(2008年5月8日刊於《am730》)

12 則留言:

sherman 說...

馬沙,你終於講正真正原因啦! 绝對是司機操守問題.

匿名 說...

馬沙兄:

你這遍文章真的高見,社會上太多無知的人在胡說八道、事後孔明,例如這個鄭X富!還沒有攪清楚是非黑白,就只會將責任推向政府,要求政府「全面檢討」,全部長斜路加防滑鋼沙、「紅綠燈」。鄭先生,你攪清楚意外成因未?是司機的行為失當、機件故障、還是路面設計問題?現在並非建華末年,不要再以為說政府不對就等於自己正確、等於得到選票。「防滑鋼沙」並不是面懵膏,不能隨便用,也不要再點紅點綠隨便說加「紅綠燈」了。這真是外行人教內行人做事的最佳例子。

請馬沙兄繼續糾正社會上的歪風,道出真知卓見,讓廣大讀者得益,叫厚顏小人慚愧。

祝蒸蒸日上!

亞寶

GHL 說...

呢個位....我日日行幾次....

好多車在大斜路去到回旋處吾停或吾讓在左面來既車....
成日都有交警捉"不讓"既車...

甘小文 說...

宜家D司機一坐上司機位就幻想成自己
系蕂原拓海,以為落緊場

匿名 說...

香港缺少可以容許司機們一顯身手的場地! 可惜!

匿名 說...

呢d大車禍, 個司機咪又係判一兩年, 毫無阻嚇, 佢地實飛啦...
你睇下上次憧巴士落山果個貨櫃車司機, 死咁多人咪陣間出返黎

Ghost 說...

呢類情況,司機多數係輕傷或冇事,停牌一兩年又出來再揸過!! 相信今次都係!!

若缺齋老人 說...

聽講凶手仲係扣過15分停牌既,真係死性不改,如此瘋狂駕駛無異親手殺人。

大頭仔 說...

裝設固定偵測車速相機都冇用!

(星島日報報道)任何車輛因超速或衝紅燈被影快相後,法例規定車主須向警方透露司機身分,否則便屬犯法,但一名美籍記者為免成「公民膽小鬼」,拒絕就範,更指有關法例違反《人權法》保障巿民在審訊中享有緘默權,昨獲裁判官接納,撤銷其票控。有關個案或引發日後車主有權拒絕披露司機資料,對追討交通意外賠償或刑事檢控造成困難。

  一名美籍男子昨在九龍城裁判法院成功以《人權法》挑戰,獲准毋須披露司機資料,有關票控撤銷,當庭釋放,裁判官在判詞中指不希望駕駛者濫用該裁決,作出衝紅燈後不負責任行為。

若缺齋老人 說...

大頭仔兄:

唔知你興唔興坐亡命小巴?超速警報器你有你響、油門佢有佢踩。

馬沙 說...

若老,

早兩晚坐亡命小巴,發覺超速警報器上限設定為101km。

我見佢80km開始叫,一過咗101km就唔再上,但油門繼續踩,以我經驗,最高肯定過110km。

DAB is the best! 說...

yes!!!
those hypocrite people (鄭X富) calling themselves "Democrats" is shameless!!

http://www.dab.org.hk
Only vote for us!!
DAB is the B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