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18, 2008

棄權

上周立法會以大比數通過特權法,調查雷曼迷債事件。馬沙持反對意見的立場相當清楚,早在雷曼事件發生初期,已不相信大部分所謂苦主,買入雷曼迷債的主因,完全是受銀行誤導。有人厚顏無恥說銀行職員從未提及雷曼兄弟與迷債有關,否則必定不會買入。呢種馬後炮式的控訴,明眼人一睇,就知道完全偏離事實。

當然,個人亦相信有部分苦主,真係受到一些為求達到銷售目標,毫無職業操守可言的銀行銷售員,以失實陳述的方式,誘騙買入迷債。但不論如何,不先求知就去投資,投資者本身都要負上某程度的責任。

由於是次投票以記名方式進行,馬沙好留意自己業界代表陳茂波的意向。記得波哥參選時多次表示,遇到重大事情,必定先向業界諮詢才投票。由於雷曼事件不涉及一般市民利益,相信業界都放心交俾波哥自行決定。

馬沙個人好開明,雷曼事件各人有唔同睇法,加上波哥早前提出案例,建議政府出手干預,逼令銀行和解,投出「贊成」票,馬沙尚可接受。但結果令人震驚,波哥竟投出「棄權」票。支持調查投「贊成」、不支持就投「反對」,簡單不過,投「棄權」即係點?

作為金融業界相關代表,在金融有相當認識的事項上都不能明確表達支持或反對,難道以後非金融議題繼續投「棄權」票。在我看來,波哥似乎要公開向當日投你一票的會計師選民,講解「棄權」票的決定,點樣「睇得遠、做得到」。

(2008年11月18日刊於《am730》)

18 則留言:

匿名 說...

棄權是不想表態或是當中有利益沖究,波哥應表明立場,還會員一個知情權!

匿名 說...

nardo:
我相信波波本來係想反對o既,但係因為民記轉軚支持,佢怕得罪人,所以咪棄權囉!

閒人 說...

"個人亦相信有部分苦主,真係受到一些為求達到銷售目標,毫無職業操守可言的銀行銷售...不先求知就去投資,投資者本身都要負上某程度的責任。"

我想你不應以"投資者"角度去看這一部份人,有些人跟本分不出存款或投資,甚至乎是月結單及紅簿仔的異同,只相信銀行職員的說話,他們可能以為只是開了較高息的存款。

還有有某銀行否認有不實銷售的情況,但我就有親身經驗,這銀行的職員把"投資保險"說只是一般的"定期存款"。

大口仔 說...

如果陳生投"棄權"票的原因係"怕得罪人",咁阿陳生個膽都好細下,未必適合做立法會議員。

會計仔 說...

你搞錯啦, 佢選既目的唔係為民請命,「得罪人」既野唔會做嫁, 佢想做既係「保護人」撈下d 政治人脈, 幫自己間firm 撈d 油水。

匿名 說...

大部份雷曼苦主都係一些老人家,退休人士,佢地邊識投資之前做功課喎..

譚香文之前咪全職做議員架..如係,,,總之投佢好過拉..波哥不知所謂 .... 下屆如他再選,一定唔投佢...

馬沙 說...

「下屆如他再選,一定唔投佢...」

早知結果,何必當初呢? 唉........

DAB is the best! 說...

i totally agree with you!!!!!!!!!!!!!!!!!!!!!!!!!!!!!!!
they all stupid ppl that dun need help to get $$ back!!!
functional group is the best for hk!!!!!
more of they not vote for this!!!!!!!

若缺齋老人/陳潢 說...

懶再打多次,copy三段在香港討論區的留言。順便加多句:開局調查真係對佢地有利?愈查只怕愈大鑊!

1.

(有人提到部份"苦主"畀人"誤導")

一個個啦,有D"苦主"好厲害架!

憑天地良心,如果有人一年前問我雷鰻會唔會執我就真係估唔到!但有"苦主"好大聲話:「佢冇同我提過雷鰻,如果我早知同雷鰻有關一定唔會買」!

嘩勁呀!雖然我唔係做捱病,但總算係*前*金融界行內人、行內都識唔少人(有一個雷鰻dept head同我係八拜之交),但唔好講我,就算係雷鰻個老友私下都話出事前一星期佢都估唔到真係會執(當然事發前兩三日佢就知)!

唔否定世上比我見識、人事強幾十倍既大有人在,但可以有咁厲害的見識、人事,居然可以一年前知道雷鰻這間一度同任何大行毫不遜色的雷鰻會執...咁勁既人都會畀人誤導?

btw,如果係同銀行單挑講真都幾難告得贏,不過銀行因為形象或政府壓力自己賠係自己既事;但如果政府用公帑津貼班"苦主",仲要自由經濟、法治唔要?唔要都冇所謂,講明就得,咁我即刻全副身家用來掃垃圾債券,反正衰左有人賠!

2.

手上冇case book,不過後生時讀既大約都記得:

General rule: 簽得個名就唔可以單單話自己冇睇過、唔識而甩身,除非係fraud或mispre;

會唔會係misrep?可能!不過算係innocent、negligent定fraud?真係好難講!當然"苦主"個個話存心呃佢(待考,唔敢下結論),不過真係好難講,最大麻煩係講既野問題係乜。

舉個例,例如negligent mispre要求有關statement with no reasonable ground...咁就大鑊了!正如上文講,除非係"神人",否則一年前有邊個敢鐵口話雷鰻會執得令有關產品作廢?如果話產品有問題...maybe,不過除非真係有人prove到有人講有關產品等如定期 i.e. with an assumption that there is NO risk more than risk-free investments e.g.saving/ US bonds,,唔係都好難解釋你一邊收高人幾厘既risk premium、一面"以為"no more risk than risk-free investments:唔通那幾厘多出來既係天跌落來?

當然,單憑新聞好難下判斷誰是誰非(所以法律新聞都係少講為妙,用secondary course錯既機會更大,不過E單野應該未進入司法程序)。不過既然個"苦主"係能預知以年計的"神人",至少自己已經講明自己係頂尖中的頂尖超級內行人、完全冇一絲rely on the banks' statement!

如果單是(general understanding)的講錯野已經輸硬,當年就唔駛讀mispre讀到喊了...我讀得書少,你唔好蝦我!

3.

如果真係咁黑而又輸到嘔電既老人家,我都唔反對搵銀行回水...不過如Jimmy兄所言真係睇清楚係咪真。如果係既當然值得同情,不過乘機抽水既就...

講起法律與人情,推薦你睇一本唔係法律書:乳果的《悲慘世界》。裡面有一個角色Javert好似好不近人情,但你寧願對住個看似冷酷的Javert、還是凡事"測不準"的司法系統?當然兩者都好像有點問題,不過幾值得深思~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8530386)

閒人 說...

我都覺得要分清楚,唔好當所有"苦主"都係乘機抽水,或者所有"苦主"都知道自已做緊投資。(除非你話存款都係投資嘅一種)

匿名 說...

nardo:
「早知結果,何必當初呢? 唉........」
慘得我地呢d一早知佢唔好,冇投佢,但係都阻止唔到佢當選o既"苦主"!

會計師 說...

再係咁, 下屆輪到龔耀輝!

匿名 說...

若是龔先生,會不會同樣投棄權呢? 不如請龔先生發表自己投表意願.

小瓶子 說...

我想你不應以"投資者"角度去看這一部份人,有些人跟本分不出存款或投資,甚至乎是月結單及紅簿仔的異同,只相信銀行職員的說話,他們可能以為只是開了較高息的存款。<----我父亲就系呢种啦, 他没有买雷曼, 但买左美林ELN, 他根本不知道counterparty 系美林. 银行职员只是同他讲话保本, 利息会高D. 他真系以为自己做定期.

小瓶子 說...

乳果的《悲慘世界》<----我好中意呢本书/musical/电影.

小瓶子 說...

其实今屆我已经投了比龔耀輝, 潭香文比人踢爆话要求所有公司+个人的报税表要交由核数师review/出opinion已经比唱到衰晒, 简直是会计界的耻辱.

大口仔 說...

會計仔:咁即係會計界有好多選民選波哥出黎撈政治油水?點解會計界咁多善長人翁?

若缺齋老人/陳潢 說...

大口兄:這事上我支持會計仔多點,雖然都有善長,但鐵公雞會計師比其他行業有米人士似乎多了一點!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