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19, 2007

弱小心靈

昨天讀報,一名12歲小童被母親責備,竟用毛巾在廁所內上吊不治,無不叫人心傷。

每次這不幸事情發生後,都有註冊心理學家走出來,指家長太嚴,動輒打駡並非教導子女的好方法。又指出如「信唔信我打死你」、「唔死都冇用」等說話會傷害小朋友的弱小心靈,分分鐘會令子女做出以死逃避父母打駡的愚蠢行為咁話。兒童心理學家們都認為,家長們應該心平氣和及冷靜與子女傾談。

已為人父的馬沙,每次睇完這班所謂兒童心理學家的建議,心中都想問一問他們︰「究竟你們自己有否子女或是否用此方法成功教導子女?」。

馬沙時常在想,將子女當成溫室蘋果般保護,他日長大成人後點樣適應這個險惡的世界呢?

作為家長,打又錯,駡又錯,即是當子女如皇帝般看待。要講道理,又有多少小童明白事理呢?

作為成人的我們,亦尚且未能明辨是非黑白。

從小到大都未曾被痛罵的人,難道踏入社會工作後,便能永遠幸免於難嗎?

或叫老闆們切勿責備做錯事的員工,叫老闆們諄諄善誘,心平氣和傾談,因責備或炒魷會傷害員工弱小心靈。

不打及不駡的教導方法已提倡多年,亦廣被新一代父母接納。但孩子的心靈是否就從此不再弱小呢?

就馬沙所見,當下的小孩越來越不懼怕父母,年輕人抵受壓力的程度越見低落。不禁讓馬沙想起兩則明訓「棒下出孝兒」及「慈母(父)多敗兒」。

(9月19日刊於《am730》)

9 則留言:

seikomatic 說...

沙沙,

唯一可以講而家時代真系唔同啦。

俺細個家貧,睇住老豆老母為口掙持,講粗口拉落街鬧,皮帶抽,掃臺無飯食,都無林過要自殺,喊完就系想快D天光,聽日老豆老母訓醒又無件事。

今日人人話D細路脆弱,就假設佢地脆弱,當系脆弱咁養,都唔知咱們老左當呢班細既當家惦算,自求多福。

唔系黑心,自然淘汰可能系好事。

匿名 說...

我覺得有部份新一代係缺乏一樣野,就係"骨氣"

菲菲 說...

好同意馬沙既講法。就以我公司既同事為例,廿幾三十歲果班係比較頂得住公司既「壓力」,至於班卜卜脆就認真「唔話得」,有好多話多句都唔撈,有d會即時喊到失控,都幾頭痕。

匿名 說...

還記得孩提時,有一次做錯左事被爸爸打的情景。雖然他已經離開,但仍然會掛住佢。因為冇左個一次既教訓,就冇左一次成長既機會及今日既我。

易亦 說...

>將子女當成溫室蘋果般保護,他日長大成人後點樣適應這個險惡的世界呢?

今次事件唔係第一次亦唔會係最後一次
係探討同類問題既時候
我成日都係咁同人講唔可以縱容細路仔
朋友們都贊同

不過呢當朋友做左父母之後
結果都係隨波逐流同現代既觀點睇齊
有一個讀兒童心理學既朋友更奉要同兒童講道理之為金科玉律
完全無視兒童係呢個階段根本缺乏自制能力並好似小動物咁需要靠體罰之類既negative reinforcement去幫助佢地成長

我曾經做過中學教師還左兒時既心願
不過卻對時下廢除體罰呢個做法不甚認同
因為發覺學生會完全無懼無視老師指示
好既學生當然用不著體罰
問題對頑劣既學生連罰下都要顧慮多多
實在非學生之福

好似匿名咁講我地大部份都係從小被打到大所以先會成長成熟
沒有受過風雨的農作物容易折斷呢個咁簡單既道理並不難明
唔知點解d人係唔識挫折都可以令人成長呢個道理

其實同樣既道理都適用於
d人成日咩都要消毒
搞到屋企好乾淨
所以d人冇晒抵抗力
郁d又亂食藥唔顧細菌都會成長到有抗藥性
所謂小病是福.....
by the way 其實我地細個個陣都係玩泥沙大架喇

馬沙 說...

易亦,

"有一個讀兒童心理學既朋友更奉要同兒童講道理之為金科玉律完全無視兒童係呢個階段根本缺乏自制能力並好似小動物咁需要靠體罰之類既negative reinforcement去幫助佢地成長"

所以我強烈支持施行適量體罰! 唉...養不教、父之過...

易亦 說...

教不「嚴」
師之「惰」

馬沙 說...

已不能對教師存有記望,正如你所講,依家教師對學生既不能打,亦不能罵,點教之以「嚴」?

易亦 說...

最弊係咁搞到d o靚仔學壞晒
傳媒既大肆報導又提供一個另類既學習途徑比佢地
郁d就要生要死又要刀仔吉大脾個d已經係小事
燒炭跳樓吊頸呢d報導開有條路個個都咁做
個個都走去學
所以依家d父母都唔可以輕舉妄動
d細路就越來越任性妄為
講真如果以前我細個唔係比人罰/打得咁甘
依家都應該都唔知係邊墮落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