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21, 2007

正能量

早兩日馬沙說過,新一代父母依從兒童心理學家所講,教導小孩子不可打罵,必須要同小孩子講道理。但馬沙認為這對大部分小孩子係冇用,理由是適量的打罵,不但不會傷及其弱小心靈,反可綀其心智,磨其筋骨。

除非閣下子女生在大富之家,你可以肯定他們一世不用打工受氣,否則因從小到大都未曾受嚴重責備,而對自己充滿自信的人,總有一天難以面對突如其來的挫折。所以馬沙反而覺得,要讓受到責備後的小孩心靈不致受到傷害,必要教導他們充滿「正能量」。

甚麼是「正能量」?

簡而言之即是「凡事向好嗰邊諗」的阿Q精神。

當一個人對人生充滿希望,遇上挫折的時候,自不然就是去尋找實質的解決方法,而不輕言放棄或尋死。

馬沙今天就同大家講一個充滿「正能量」的故事。

大約18年前,老友J還是一個剛踏進社會的黃毛小子。他加入一所會計師行當學徒,有一天下午, 他被經常無理取鬧的合伙人當眾痛罵。馬沙清楚記得,最離譜一句是:「你比垃圾更加垃圾」,老友J幾乎流下男兒淚,都咪話唔傷。正當人人以為老友J必會因此辭職時,老友J不需幾天就收拾心情,再次勤奮工作。馬沙問老友J點解咁快冇事,老友J話從小到大都習慣做錯事時被父母痛罵, 而且鬧下唔會死,要更努力去證明自己唔係「垃圾」。

結果係點?

老友J今天已是某會計師行首席合伙人。

(9月21日刊於《am730》)

1 則留言:

Aming 說...

養不教 父之過
教不嚴 師之惰

昨日, 得聞友人在港島某官立中學代課被抄,感到莫明奇妙, 於是“八掛”去問個究竟。 可能自已離開學校太久了, 聽過了友人的話, 有點心寒之餘也為自已女兒將來所接授的教育擔心。
事原是友人在一會考班代課的時侯, 一位 “聰明伶琍” 的女學生與其他的同學談天說地(當然不是第一次), 打擾了上課的秩序; 友人不客氣地打斷了她的好事說:「女同學, 妳的確很受男同學們歡迎, 但如果現在不是談科目有關事情的話, 請放學後再找一間茶餐廳慢慢談吧!」 不能掉臉的女同學然後滔滔不絕有回應, 友人見狀便補充說:「如果妳父母看到妳現在這個樣子會很傷好的。」要求她停止當時的辨解。 最後女同學幾近失控, “驚動”了訓導主任和校長。
友人意為那是個別事件。 可惜可憐的她在另一些會考班相繼被同學們有組織地好好 “招呼”。 最後她被指涉疑 “侮辱同學及其父母”, 再加上 “與學生關係欠佳” 兩大罪名被判“死罪”。
聽完整個故事, 一向反感敏捷的本人整整停了三秒才有反應, 我說:「現在細的, 一下子話要 “界”手, 一下子又話要跳樓。 那些學校都好避妒, 同學做錯了, 不敢直斥其非, 怕傷害什麼弱小心靈等等惜口。 我相信同學本身不會是壞透的, 只是這些 “好好” 學校沒有教“好”同學們分辨“是非黑白”, 更莫說要他們承擔事情後果, 就連認錯的勇氣也拿不出來, 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那個Hilton後人是好例子)。 算吧! 反正你不是PR, 是老師, 難道每次都要先仔細了解同學的談話原因; 分析同學當時心理狀態才作出 “適當的輔導”嗎? 這樣的教, 不如去什麼什麼教育中心當補習天王、天后, 學生還會把你作“神”拜呢!! 」大笑一番便掛線了。
之後, 心裡有點不安樂; 其實學校的一大債任是為同學們在踏入這 “容易受污染”的社會前培養好正確的價值觀和馬沙所指的 “正能量”。否則, 船頭驚鬼、船尾驚賊; 那怎麼可能“訓”練出明日的領袖?! 如果教“訓”一個學生(明日領袖)可會示為侮辱的話, 我們在社會漸有成積的這一代真的要好好多謝那班當年對我們當頭棒喝的頻臨絕種“魔頭”了。
失去了靈魂和教育熱情的學校應改名為 “同學服務中心”之類的服務性機構。 反正同學們開心, 校長們能安安樂樂退休就是了。之後的? 誰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