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0月 12, 2007

錢從「何來」?

對於一些有實際需要,如已喪失工作能力或身患重病等等的本港居民,申領綜援實是無可厚非,亦是政府對市民的一種社會責任。而我等納稅人,亦樂見政府將金錢用於此等有需要的人士。可是在很多時候,納稅人卻經常在不同媒體,見到綜援批出予一些看來沒有需要的人士。

早幾日突宣布參加立法會補選的何來女士。從報道所知,何女士正領取綜援生活。本來作為一個單親母親,要照顧年幼女兒,以至不能工作,申領綜援可謂情有可原。但細看報道,其女兒竟一直入讀每月學費近5,000元的國際學校,真教很多所謂中產納稅人為之側目,因很多中產父母亦沒有能力送其子女入讀國際學校。雖說學費乃友人資助,但實情實需查證。

再講,何女士有這麼多心力及時間去做街頭鬥士,又可以在天星碼頭事件中多天不歸家去照顧女兒,看來她不需要或本來需要但沒有全力照顧女兒,那麼為何不去工作自食其力呢?

若她能自給自足,去完成自己做鬥士的志願,馬沙實在無話可說。

另一方面,何女士又聲稱其女兒因失去資助,已從9月起停止讓女兒入學。香港本來就有免費教育,但她卻寧願女兒失學,都不讓女兒入讀公立學校。要知道根據法例,家長不讓兒女入學,分分鐘被檢控。

如此有法不依,還想入立法會?

(10月12日刊於《am730》)

13 則留言:

Forever 說...

-.- 唉, 真係離譜, 咁架人都可以參選.

TT 說...

本來, 質疑何來係咪已盡母親責任, 是否應該濫用社會資源, 這樣的質疑有道理; 問題是, 一個民主選舉, 為甚麼窮人不宜參加? 莫講話不問參選人理念只問出身是多麼封建和保守, 即使從謀生的角度, 若能以其才能博得一席立法會席位而能自力更新養活兩母女, 對此絕對應該加以鼓勵

另外何來雖然不應該濫用社會資源, 但由她寧選國際學校不選普通津校的舉動, 令人不禁問:是否現今津校面對全球化時代, 不能助人階級流動, 不能助人知識改變命運? 當然亦有可能是何來太挑剔了!

波蘿游 說...

To: TT

公營小學每人每月成本約兩千元,何來選擇五千元的國際學校,其提供的服務當然比公營優勝。如果有人資助她更貴(更好)的國際學校,我想她會更加滿意。

問題是:她不是自己努力工作,支持女兒入讀最好學校,而是希望伸手就拿到。

綜援人仕有能力入議會,其實並無問題,還可以幫助脫貧。但她似乎連自己的兒女也沒照顧好,叫人怎相信她有能力入議會照顧市民需要

seikomatic 說...

繼陸地、馬力後又一噁心傑作!

Kungkung 說...

何來為了搞事放下女兒的事, 可敬可悲.

water 說...

無錢就去打工搵錢啦,好意思攤大手板叫朋友比錢佢個女去讀國際學校,每個月5000一年都幾萬蚊啦,自己拿綜援,個女讀國際學校d同學個個富貴,你估咁樣個細路會讀得開心咩

匿名 說...

好多唔同國籍既朋友...英,德,泰...

個女又係未結婚同個鬼佬生既..

何小姐果然交遊廣闊...


領取綜援又受人資助每月5千元學費..
政府駛唔駛查下有冇人呃綜援呀...

匿名 說...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自己的家尚未搞得掂,何來談政治

匿名 說...

得閒遊行, 唔得閒教女
得閒環保, 唔得照顧個女
得閒瞓碼頭, 唔得閒返屋企陪個女瞓
有錢搞抗議, 冇錢畀個女讀書

VC 說...

匿名 said...
得閒遊行, 唔得閒教女
得閒環保, 唔得照顧個女
得閒瞓碼頭, 唔得閒返屋企陪個女瞓
有錢搞抗議, 冇錢畀個女讀書

何來理由:
1. 沒有國、那有家;
2. 環保為千萬家的千秋萬代;
3. 個女當去Camp, 不知幾開心;
4. 兩樣都是別人的錢, 哈哈, 我們不致蠢到用自己錢保育!

VC 說...

匿名 said...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自己的家尚未搞得掂,何來談政治

何來理由:
立法會議員有幾多個齊家? 成家都未!我起碼成左家!
議員的家尚未搞得掂,"何來"談政治!

VC 說...

波蘿游 said...
...但她似乎連自己的兒女也沒照顧好,叫人怎相信她有能力入議會照顧市民需要

何來理由:
正好相反, 我為我女兒爭取到unaffordable福利, 我入議會會為你爭取更unaffordable、更infeasible、更unimaginable的福利, HK$15,000/Month 的真自由學券 和廢除粗暴干危家長自由的強逼教育惡法!

VC 說...

Last but not least, "如此有法不依,還想入立法會?"

何來理由:
1. 我是公民抗命,不少立法會議員都是這樣的;
2. 我去立法、不是守法, 你知道議員的免責權嗎?

(細細聲: Long-Hair, am I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