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月 09, 2007

教辱教慾

當大眾集中討論教院風波的同時,馬沙昨天特別注意的卻是另一教育界新聞。該報道指一名小學校長因涉嫌非禮該校 17 名教職員被捕,而當中 12 人為教師。

對於馬沙來說,此新聞比滙控 (005) 昨天早上發出盈警更震撼。理由是滙控盈利有得估,但身為受人尊敬的校長做出如此令人髮指的事真是估不到。

馬沙細閱報道內容後卻覺得百思不得其解。17 名被非禮人士指分別於 99 年至今年 1 月期間遭校長以手肘撞胸、撫摸臀部和腹部、彈胸圍帶、甚至遭人伸手入裙底撫摸私處。如此指控確實極為嚴重,但為何受害人受到如此無禮對待,多年來都不舉報,為何幾乎同一時間於上周集體向警方舉報呢?事件是否別有內情,就要交由警方將真相找出。

但如果指控屬實,馬沙則認為眾受害人對事件的處理方法本身存在極嚴重的問題。案中 12 人為教師,並非該校內小學生,對於自己是否受到非禮對待,應該有分辨能力,但為何當時不作出舉報呢?

教師不是要教學生遇到非禮時要大聲說:「不」及勇敢舉報嗎?

報道指最早一宗發生在 8 年前,但為保飯碗而啞忍是不能接受。為人師表,在處事上不能以身作則,怎教育下一代呢。如果之前的受害人能勇敢舉報,之後就少了受害人。更甚的是受害人身為教師都不敢出聲,有否想過下一個受害人是學生呢?

若其後發現有學生受到非禮,這班怕事的教師必定要負上責任!

(2月9日刊於《am730》)

10 則留言:

鄉下人 說...

年前,我樓上鄰居同我說他厠所滲水,所以要入我屋拆天花修補!?經我向管理公司查詢,原來他的問題是可以在他自己屋裏解決(例如在浴缸旁開生口);但他不願意去做!
面對如此的人,我就開天殺價要他擔保所有意外或事故,他當然不願意;還說我將一件簡單的事complicated。后來我發現他是教書的!

Gideon 說...

我覺得教育界首要做既事就係要先教育好 D 教師。一個地方既教育真係好緊要,因為將來既社會有咩人可以用,靠咩人來支撐,就係睇教育做得好唔好。你睇現時好多辦公室文化上既問題,例如唔敢說話,抄作唔創作,其實都係向老師身上學返黎(老師出試卷都係左抄右抄)。但其實又唔應該再迫 D 教師,佢地已經好大壓力,好驚佢地又自殺﹗

咁其實問題出左响邊,有冇咩解決方法?係咪政府撥唔夠錢?定係請教師既資格/要求唔正確?校長/教育處權力太大?家長唔合作?

Bidazz 說...

馬沙兄:我未試過俾人非禮,唔明白箇中感受,不過我認同教師的舉動對人影響較多,特別是他們每人面對數十至上百學生之餘亦是傳媒焦點之一。那班女教師不勇敢舉報不大聲說不,並非因為他們是怪物是不正常,可能只是表達他們也不過是人,在大是大非上也有不同的因素考慮而已。當然他們有進步的空間,但也不能期望過萬教師都如你說般懂做人處世,他們現時首要的目標只為學校爭成績。

鄉下人:你呢個case同你樓上個住客係咪教師並無關係,死牛一邊頸既人呢個世界大把喎。

Gideon: 我覺得大家對教師的質素真係有好大期望,起碼比廿幾三十年前大好多。其實所謂教育做得好唔好,主要因素係學生自己肯唔肯學多過教師教得好唔好,你唔想學個教師教到成個補習天王你都會當係睇SHOW唔會學到野。不過係呢個成績至上既社會,望住會考內容有邊個真係有心去學野?

馬沙 說...

教師其身不正,怎作育英才?

教師都怕事,為保飯碗而啞忍,點教學生?

如果街頭槍戰,但警察第一個伏低唔敢去捉賊,就唔專業!

由您第一天做教師開始,您已是眾學生的榜樣.

ak 說...

一定程度上,同意馬沙兄既講法。因為教師既職業性質關係,所以我地對教師既道德標準有較正常一般人更高既要求...

AK認為,如何提供更多更有效既方法去協助教師提高教學既效率,並同步減少佢地既壓力,係有必要既,但係咁唔代表社會可以降低對教師既要求...

如果每一個人,見到地鐵入面有色魔都願意出聲,挺身指證,咁地鐵入面既色魔就會知道,如果犯案係一定有人會出聲,受害人亦都唔會啞忍,咁佢地就會唔敢犯案...直接降低色魔既數目...

Bidazz 說...

馬沙兄,請唔好介意我咁講,如果受害教師首先得不到受害後的體諒,不去責怪犯事者反而向受害者傷口灑鹽,我會感到反感。如果新聞換了是教師煲煙又入投注站買馬而引伸教育正身不正的道德問題,我會容易接受。而且教師唔保住飯碗,邊有機會教到學生?

大家跟我一樣希望教師似個聖人一樣就最好,起碼我唔擔心自己仔女會比老師教壞;而我都認為教師質素絕對需要關注,但市民心目中關注大都只向學歷方面的資歷入手,道德層面的關注少之又少,而現時教師的專業亦絕大程度只關乎教學及學歷的部份,我看不到個人道德層是門檻之一。

再講,道德教育應首推父母的身教而來,以現時教育方法期望學生得到完整道德教育並非不可能,但所佔時間之少點會有效果。我覺得父母站在道德教育的角色應該更重,因為仔女從父母身上看到最多道德層面的決擇,其次才到教師。

如ak兄所言,見到地鐵有色狼應該出聲,就是身為IT從業員的我也應有如斯責任,不獨是教育界而是公民的責任了。如果人唔出聲便歸咎於教育或教師唔好冇教,個人本身便不需負任何責任?

hhh 說...

Change another angle. Say, for an accountant or an engineer, when discovered there is an 'irregularies' , 'probable fraud'. What will be our next action? I could say 99% we will remain silent. Don't assume others must have a 'bright ring' on their heads to be good but we demand a lower integrity requirement.

Esaltato 說...

如果話"主要因素係學生自己肯唔肯學多過教師教得好唔好" 咁一個自發性學習的學生再加上家裡有父母的道德教育, 那教育機構還有什麼用處? 我覺得教育機構的責任應該更加著重社會道德行為等教育多過知識上。如你所言, 一個自發性讀書的學生,會自己多閱讀尋求知識,教師只不過是一個非常輔助的角色。我現在都覺得學費只是用來買學分買沙紙。我覺得老師們絕不能以"學生無心向學"為藉口。老師的角色不是要引導學生對學習等的興趣嗎?

一個不懂說"不"的老師有資格教小朋友說"不"嗎? 還鼓勵小朋友將不幸事件說給信任的老師知? 希望老師不會對小朋友說: 算吧,給他摸摸沒有蝕底吧。

鄉下人 說...

我同意死牛一邊頸既人是有很多,可能我都是。但我想我樓上的教師鄰居可以是這麽自私,我一定不會讓我的孩子讀他教的學校。

C.M. 說...

縱使連日苦思馬沙兄的說法,小弟還找不到出路。

但當嘗試代入那些受害女士的角色後,姑且試圖解釋她們的想法和反應:

1. 受辱,羞辱。既然覺得是羞辱,在女士的角度,尤其對於最信任的身邊人,始終都是難於啟齒的

2. 權威。校長的權威性,不在於份工,乃在於"校長"。人對於權威有服從的傾向。當有自己信任的權威人士羞辱自己,自己的反應不一定是清醒地反抗。例如不少人對於自己雙親的虐待,只有默許和默怒。

3. 羞辱就是羞辱,但要達到怎樣程度的羞辱,才需要舉報,那似乎對於女士們是無意義的。男人可以臥薪嘗膽,也可以因一言投江。女人,相信亦然。

願眾人能勇敢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