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26, 2007

衝出圍城

昨日一大班天水圍的居民,集結一起遊行衝出近來被人稱為「悲情城市」的天水圍。翻閱近月報章對天水圍的報導及對天水圍居民的訪問,馬沙對天水圍居民的要求,有不認同的地方。

其實天水圍除了欠缺足夠醫療支援外,其他跟所有偏遠的社區無多大分別。以昨天多個電視台對不同的天水圍居民訪問為例,好多人表示長期找不到工作的主因,是區內無合適工作。如要找到工作,需要走到老遠的市區,但因不能承擔高昂的交通費,最後只好不去工作,留在天水圍依賴綜援過活。

對於車資高,馬沙覺得只是借口。很多由天水圍出來工作的朋友及下屬跟馬沙說,出來市區工作,最要命的不是車資問題,反而是每天來回市區所花的時間。馬沙多年前就有一名家住屯門的同事,由於當時未有輕鐵,要到中環上班,每天早上5時就要準備上班。6時下班,要近10時才能踏進家門。

講真,車資高昂絕對不是不去工作的理由,亦影衰目前正在承擔高昂車資及長時間車程出外努力工作的天水圍居民。再講,負擔高昂車資根本並非天水圍獨有。有人家住香港仔,每天到大埔區工作,車資亦不見低。元朗、上水及粉嶺居民為何無因車資問題形成高失業率呢?

難道要解決天水圍的失業問題,各大企業要一起搬入天水圍,方便天水圍的失業居民?

(11月26日刊於《am730》)

15 則留言:

L 說...

L 起3歲時, 一家四口搬左入屯門居住. 當時只有一條青山公路. 父親返工來回都要 3 小時車程. 當時住o既地方, 只有安定村, 友愛村. 其他係一些圍村鄉居. 當時有很多小山坡地, 野牛四處. 我活得很開心. 我不見得當時環境比天水圍好. L 試過晚上發燒, 由母親背差走了很久很久, 才到急証室.

人是有選擇權的, 當時住遠, 車資貴,車程耐. 附近沒有醫院. 之後, 旺角, 一家 4 口住起一個 100呎的板間房. 除碌架床外, 都沒有什麼家俱.

今時今日, 仲有很多住板間房的家庭, 他們生活比天水圍居民慘上 N 倍.

現在是天水圍社群大, 社會把焦點同時放大 N 倍

Jenny 說...

車資的問題

今天閱報看見專欄作家對於天水圍居民要求作出回應(http://www.charblogger.blogspot.com/),認為車資並不是跨區工作的一個障礙,車程時間才是一個元兇,在某程度上我並不同意。

一個社區內形成高失業率,並不是一是小社區的問題,道路交通的規劃是要能配合一個社區,特別是一個新開辟社區的發展,與此同時在規劃上並應以經濟發展去配合,一個社區才能健康地發展。

天水圍區住宅林立,而就業機會則不能滿足區內居民的需要,基於這個情況下,形成了居民需要向區外謀生,而其後的考慮因素則是車資和車程,與及就業的機會。事實上天水圍區公屋更佔大多數,新搬進去的居民大都是低下階層,所需的工種也低下層的工作,在這情況下,他們要跨區工作,首要的着眼點是工資的多少,如果賺回來的工資只勉強多於車資和基本的生活費,其吸引力可想而知。

交通是一個問題,而更重要的是整體的規劃。像天水圍區,正如昨天所說,區內住宅用地的面積大於商業用地,自然就業機會變得不足,居民要工作,自然要跨區。當然不是說要大企業在該區設點,但政府的規劃上應該考慮到區內應提供一定的就業機會,好使區內居民,特別是低下階層的居民,可以能有在區內工作的選擇。

天水圍對外交通其實亦日漸改善,例如乘搭巴士或西鐵轉車往中環也是差不多一個小時的車程,這樣的時間在外國其他地方相信是在可接受的範圍內,當然這也要看公共交通工具的效率性。

跨區工作並不是一個單一的問題,而是人力資源的配對和經濟發展的配合問題,這些並不單單是一個社會問題,而是規劃的問題,也是可持續發展的一個重要課題。
http://jennykyt.spaces.live.com

L 說...

長洲, 南Y島,o既人又點? mtr 未有將軍澳線時又係唔係咁? 元朗咁多山邊圍村, 又點睇?
我舊時住青衣, 得一條南橋. 每日住車出九龍城返學, 起條橋上邊日日都塞一小時, 都係咁長大.

真係咁慘O既, 學我細個咁, 搬去旺角租板間房, 唔夠一百尺 4 個人住. 日日開一鑵茄汁豆分兩餐一家四口食.

要生活改善, 一定要自己向前行一步. 社會係不停向前, 舊時中5畢業就做經理, 家下大學畢業係文員. 係現實, 要接受.
我地係因應社會而生. 沒有理由因為一個社群較大可以有比別人多一點福利.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說...

> L 提到...
> ...沒有理由因為一個社群較大可以有比別人多一點福利.

那我真想問問,一個社會應該追求甚麼的公平?資源分配人人得一份一樣的管他是富翁還是乞丐?抑或在制度上力求人人的待遇和機會都平等?

也許在香港談公平對不少人來說是十分多餘的議題,因為我們大多都認為這個世界本來就不公平的;但這是不是就代表我們就沒有責任去追求公平呢?

好,說回正題;我看完馬沙先生的文章,我想問,是不是車程遠這個問題比市民的經濟負擔大呢?怨言路途遠的,好歹也有工作賺到錢可以上車付那每程十幾廿元相等於一餐甚至幾餐飯的車費。那麼沒錢出市區見工的人呢?

就算交通機構真的有加價壓力,沒有減價空間,那政府能不能就撥些資助或是其他方法減輕待業/失業者的交通費負擔呢?

匿名 說...

我住北角,日日要去東涌上班一來回唔見三小時,車錢60元一日,邊個比,正苦比牙?

Vincent 說...

對於低技術低學歷的草根勞工, 時間並不值幾個錢. 若果大家認為他們是因為花時間,而不願意出市區找工的話,那他們倒不如放棄那十幾元的時薪,放下那多餘的自尊,等社會來救.

問題是這個人工的大型"貧民窟",是誰弄出來的? 為何在其他社區域內,都可以形成一個小經濟圈,讓區內的低層勞動力可以找到工作糊口,但天水圍區卻弄出個大頭佛來?
我覺得天水圍值得關注,是因為這個規劃,是社會"弄"出來的,社會,包括市民及政府,有義務改正過錯。

大家在上網BLOGGING,談投資的同時,請想像一下那些在區內尋找每小時得十元八塊回報的人,何以那麼介懷那幾十元的車資.車資是他們懂得的切身問題,要求減緩是直話直說,難道要他們跟你大談機會成本,宏觀經濟嗎?那些問題,還要看社會上有識之仕們,施以大計!!

閒人 說...

『我覺得天水圍值得關注,是因為這個規劃,是社會"弄"出來的,社會,包括市民及政府,有義務改正過錯。』
媽呀!可憐我連自己幾時做咗錯事都唔知。

L 說...

L 有好多中學同學, 日日返學媾女. 全部靚女都比果班唔讀書, 中三輟學o既人媾晒. 佢地呢家好多都低收入, 有人拿宗媛. 呢家要由果班當時放棄媾靚女, 努力讀書, 辛苦工作的人交稅接濟.

靚女o既資源, 去晒果班人到, 社會o既資源, 又去晒果班人到. 嗚呼哀哉~~

社會o既資源, 係去幫真正有須要o既人. L 覺得, 過去幾十年為香港, 灑血灑汗, 今時今日得果一千幾百生果金, 都仲要比政府諗點去扣o既老人家, 最為優先.

美國移民制度, 係要移民o既人提供佢地有足夠起當地社會謀生o既能力, 及足夠的生活擔保, 才批出移民簽證. 我們看到咁多唔開心o既例子, 係好多搵唔到食o既香港男人返大陸結婚. 佢地老婆來香港前, 一家人雖然分隔兩地, 但都叫做好地地. 因為當時佢地心中仲有一個幻想, 而幻想不停起每個人內心入倍大. 到一個個冇條件o既單程證出左, 真正來到香港之時. 住o既地方細個大陸, 仲要幫人洗低褲而唔係有賓妹洗o既時候. 倍大左o既思想泡沫隋之爆破. 呢個又係社會o既責任.

kk 說...

點解佢地申請公屋年零就得?

因為天水圍遠,新開發.乜都冇,其他人唔想入去住,d 新移民(或其他想住大d,租平d)想快d 上樓,所以明知個度冇乜設施,又隔涉都願入去住!

而家入左去就想有呢樣,有個樣! 即係好似d 人在土瓜灣買樓,明知隔離就係煤氣鼓,搬左入去住之後就話個鼓影響環境,又危險,要求搬走煤氣鼓一樣!!!

Nevaeh 說...

最需要 CUT 綜援,等有手有腳個0的可以出去搵食,仲有唔好俾咁多社工佢地,因為有人同情,就會有倚賴, 如果無人采佢,會死死地氣去搵食...都唔明做MUD要咁'就'佢地,個個都係成年人,要對自己既生活有責任,如果有病又另計..

匿名 說...

天水圍有部份人..佢地真係好慘

又唔洗做..又成日到茶樓享受...
又唔洗理d仔女~
得閒又可以吹下水..上下大陸~
衣食住行.供書教學.都有政府照住~
無屎痾個時又可以出下黎呻~上下報紙~嘈下政府~
真係好悶ga~

勁慘lo

gotony 說...

係一句悲情城市,攪到全民大作文章,甚至天水圍居民也借此為藉口,話搭車出市區遠?痴×線,幾十條巴士線,三扒兩勃就上大欖隧道,幾X快!你估仲係行青山公路嘅時代呀!有大把上水粉嶺嘅市民要出九龍同港島返工,天水圍有幾X遠呀

Patrick 說...

數 大 機 構 天 水 圍 掀 招 聘 潮 ,創 造 三 千 就 業 機 會。

係唔係聽咗馬沙兄講?

匿名 說...

到時班懶蟲會話人工低,工作時間長同早起身!政府要幫手呀!

好慘呀!要返工,無時間陪啲仔女一同成長,要自殺呀!政府要幫手呀!

肥你 說...

我認為對有需要的人給予緩助是必需的. 但係, 用規劃作為藉口就未免太說不過去, 畢竟, 我上一代都是這樣捱過黎的 (我好彩後生唔洗捱).
我老豆以前返工最小要兩個幾鐘, 車費都唔平. 我地好彩少少既就住居屋, 但係屋企都唔見有 $ 剩. 如果車費貴+路程遠同個個月無 $ 剩就可以係有能力唔打工攞綜緩既原因, 咁呢而家d 人真係非常唔捱得.
我以前跟公公婆婆住公屋, 鄰居都係要外出工作的. 如果話而家既天水圍規劃有問題, 我可以講我細個個時既屯門規劃都唔會好得去邊. 而屯門而家發展得唔錯, 配套好左, 甚至話可以算係有少少社區經濟, 都可以話係屯門人過往十幾二十年 (之前唔知, 我都得廿幾)捱出黎的.
如果以我自己個黎講, 我好好彩, 而家供緊樓同有老婆, 但係兩口子都係個個月清(好多供樓既人都係咁). 咁唔通我地唔工作攞綜緩? 係天水圍既公屋我去過, 可以講仲好過以前既居屋. 我自己都住得好近天水圍, 佢地有既問題我都會有近以既問題. 我自己身體不嬲都唔好, 我都會想有間醫院係我隔離. 但係有d 野唔係話你想要就會有.
如果講社區經濟, 元朗都有個工業邨係度, 天水圍過去一定唔遠. 有時工呢樣樣唔係話係度起幾棟工廠大廈就一定會有. 仲要好多野配合既.
講真如果係阿婆阿伯叫加綜緩我覺得應該, 但係如果係一班睇落應該有能力工作既人走左去攞綜緩而有時間就走去遊行, 我諗會好令人返感.
當然, 呢個唔係大部份既case, 大部份既天水圍家庭都唔係有野唔做. 但奈何有時間出黎遊行既往往都係唔洗返工個d. 令到個社會睇到既只係呢個片面既天水圍.
希望政府可以改革社會福利制度, 令更多人有意慾出外工作. 同可以令資源更有效運用啦.